找不到我的時候,就不要找了吧。
★头像by赭凉
 
 

【银魂/银月】妖魂物语 8

CP:银月

除妖师银X九尾狐月


年更选手终于更新了啊哈!哈!哈!我知道你们都已经忘了剧情了,快去给我复习一下啦!(银八指)

01-05  06  07

感觉要进入主线了呢!


——————————————————————————


08

想要知道俘虏的下一步行动应该怎么办?

第一是让他心服口服地归顺。

第二是放他走,不过当然是假意的。

能做到第一个选项自然是最好的。第二个虽然常有奇效,但总是要伤害到什么。月咏是想要尽可能说服这孩子的,可没想到他竟然意外地咬住了牙关。

 

“不不不不不这哪里叫说服啊太夫大人?你一微笑对方就要吓晕过去所以放过你的嘴角也放过他吧……”

 

“什…!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才在这里强迫自己微笑的!?况且这不是你的任务吗?光坐在一边吃丸子能解决什么问题!?”

 

一开始,面对银时风凉的抬杠,她是懒得跟他争执的。只可惜这人挑衅的功力实在太强,连苦无都封不住他的嘴,她终是忍不住呛了回去。可惜这人是个傻子,被骂了还露出一脸高兴的表情,然后更加兴高采烈地对说服的过程指指点点。结果,就演变成了现在的场面——被关在符咒光芒内的小孩儿目瞪口呆,只有两个成年人在重复着无聊至极的吵嘴。

 

“哈啊?阿银我啊,可是好心诶?如果我面对着一个素昧平生的人,我也不会轻易把目的告诉对方啊?”

 

“闭嘴吧!那你倒是说说看要怎么办啊!如果你有办法让他开口还会在这儿看热闹吗!?”

 

“你到底是要我说话啊还是闭嘴啊太夫!?说话前后矛盾哦?”

 

“你…!你信不信我让你变得再也不能说话?!”

 

“……那个?”小男孩儿抽搐着半边嘴角,举起了手,可惜并没有引起大人的注意。

 

“哈?!好过分啊!我只是说了两句实话而已竟然就要遭此威胁?更何况阿银我已经想出好办法了诶?”

 

“所以到底是什么!?”

 

眼见着女人有了抓狂的趋势,男人绕绕头,终于看似很无奈似得把他的‘好办法’大声嚷了出来。

“所以说,只要用我的符咒给他设下追踪监视再放他出去让他自己暴露不就得了吗!?”

 

“那,那个……”小男孩再次弱弱地举起手“我全部都听到了哦……”

 

可笑的闹剧演到最后,大人的计划已经彻底暴露,只不过男孩儿还是被放了出去,按照男人所说的那样。他的心脏部位多了一块很不起眼的暗金色印记,明明知道那就是对方监视自己的手段,却又无可奈何。但脚步不能停,他还有使命在身,哪怕被发现,只要在被抓之前见到她一面,就仅仅是一面也好……

 

几天后,月咏被下达了一个新的命令。坂田银时只能沉默地看着她、在共同相处的日子里渐渐生动的表情,再次恢复冷若冰霜。

 

>>>

 

“喂,你还是不肯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任务吗?”

 

坂田银时靠在月咏卧室的门前,看着她仔仔细细地检查武器。

 

“我大概至少三天不会回到这里,你别太招摇,最好不要离开这附近。冰箱里的食材够支撑3天了,3天以后我若是还没回来,会有人送食材过来。”

她不回答,反而用冷漠的语气叮嘱道。

 

“啧”银时掏了掏耳朵“被你用这种语气说话果然还是不习惯。”

 

这一晚的月亮和他初遇她的那一晚很像,周圈泛着淡淡的红光。坂田银时目送她离开之后,先去附近的自动贩卖机走了一趟,里面整整齐齐地摆着茶,牛奶,咖啡,红豆年糕汤,只可惜……

“切——阿银我最爱的草莓牛奶没卖的啊。”

 

>>>

 

说实话,这样的任务在她的记忆中已经执行过无数次了。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从何时开始习惯杀人,刀刃抹过脖颈的触感也不会再让她作呕。可是她依然会对人类的短暂性命报以敬意,那是日轮教给她的。很久以前她便开始厌倦在毫无止境的深渊中无可选择的屠杀,但没想到的是,和这个男人相处的短短时间内,竟然会让这种心情深刻到如此地步。

 

月咏身形依然灵活,她的伪装做得很好,至少除了日轮以外没人发现过她的沉重。

 

这次的任务是将新指名日轮的宇宙盗贼全部抹杀,不论手段,不留活口。

她曾经想过也许凤仙早已察觉到她和日轮做的手脚,只是因为不会太过违反他的指令,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放任下去。但偶尔凤仙也会下达死命令,不管待没待到第三夜,只要见过日轮的都得杀掉,就像这次一样。

 

只是这一次,凤仙告诉她,对方可能带了拥有压制妖力的宝器的高手前来,叫她不要死了。说这话的时候他依然扬着令人恐惧的笑容,仿佛在恶意地逗弄一只宠物。

 

她不会死的,至少,不会在日轮之前离去。

实在打不过的时候,她还有那一招的存在……所以,她不会让凤仙的恶趣味成为现实的。

 

其实在目标进入吉原之时,她便已经感受到那股令人汗毛竖起的强大力量了。莫说是压制妖力的高手,便是那指名日轮的两人,也各个不可小觑。既然无法避免战斗,便只能以陷阱令其分散,再攻其不备了。

 

第三夜的时候,月亮的周圈红光渐盛,月咏将妖力控制在被人察觉的边界线下,躲在高粱深处,静候贵宾入座。

 

09

来者是一个橘红色头发扎着辫子的少年,一个留着胡渣满脸沧桑的大叔,和一个高大魁梧满脸缠绕着绷带的壮汉。对方甚至丝毫不作掩饰,所有令月咏感到不快的力量都集中在壮汉胸口所带之物上。

 

今夜日轮敬的酒里,皆放了无色无味的迷药。虽然不指望能起多大作用,但只要能让她在第一击毁了那个力量来源并给予其中一人重创便可。假若成功,她便可首先减轻一人的压力,只是1v2还是无法放松,接下来她会利用高楼的机关,使剩下二人分开。顺利的话,机关可以把坐在主位的人关进吉原最古老的底层迷宫,那迷宫连接着无数特殊材料制成的钢筋管道,即使用蛮力也无法轻易突破,而且即使不成功,机关也可将日轮和艺者送入安全的区域令她们撤离。再之后那就要好办多了,无论用什么手段,只要赢就好了。

 

艺者们樱唇轻启,唱着花街的浓情蜜意。指尖微动,琴声徐徐响起,只像是奈何桥下的忘川,为来者指引着万劫不复。日轮微笑着,比平时更加热情地为客人倒着酒。

 

月咏本以为,一心想成为日轮屋中客的必定是那个胡子大叔,可按坐席及三人态度来看,那个少年竟然才是上位者。

对方也在防备着自己,所以警戒心必定会在进入正戏的前一刻最为集中。不能等到那个时候,她必须要在日轮近距离的观察下认为可以的瞬间行动。事实上,月咏观察的不只那三个敌人,还有日轮的行动,日轮会靠某个若无其事的动作给她信号,没有人能懂,除了她。

 

酒过三巡,胡子大叔开始百无聊赖地剔牙,壮汉自进来就没怎么动过。而少年酒未停,仍单方面与日轮聊得热火朝天,他的脸上笑盈盈的,显得无比放松。微笑倾听的日轮点着头,在再次为他续满杯后,自然地放下了酒壶——就是这个瞬间。

 

月咏在跳出去的刹那让妖力突破了界线,短短一瞬她开启了机关,砸下了烟雾弹。机关运转的熟悉的声音令她感到安心,毕竟保护日轮要比什么都来得重要。烟雾弹遮挡住了视线,下一刻她的苦无便划断了壮汉的颈脉,而压制力量的宝器也被她迅速地毁掉。一切都非常顺利……不,一切都顺利过头了。

 

紧闭的障子门被利器砍碎了,屋外的风喧嚣而入带走了烟雾弹的迷雾。月咏不敢轻举妄动,在雾散之前隐藏气息飞身躲在了机关梁后,如果说她还有什么外力的优势,大概就是可以利用这个高楼的机关了。雾很快便消失殆尽,屋子里站着的只有那个胡子拉碴的大叔,他甩了甩手中的团扇,大大地叹了口气“啧啧啧,难得这漂亮屋子了。喂,团长,你可别玩过火啊。”

 

对方话音未落,月咏已经旋身飞出了屋梁,下一秒,她刚才的落足之处便被打得粉碎。还未调整好下一个备战姿势,新一波攻击已经从正面袭来,月咏瞪圆了双眼,险险用双手的苦无招架住尖锐的气,而整个身体则被冲击力狠狠撞向了地面。

 

顾不得浑身暴起的剧痛,她很快起身跳出了另一人的攻击范围内。刚接下对方一击的双手甚至双臂都在不听指挥地抽动。迷药未能管用,虽然她也没怎么抱希望,可是连机关都不起作用便非常棘手了。刚才只有短短两招,已经让她确认了对方的实力,不妙,非常不妙。

 

橘红色头发的少年稳稳落地,脸上是较刚才毫无变化的笑容“虽然云业本来就是诱饵,不过能做到一击毙命还算可以嘛。凤仙说的没错,他这里有个好玩的玩具呢。”


TBC.


20 Oct 2017
 
评论(15)
 
热度(21)
© 及時行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