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我的時候,就不要找了吧。
★头像by赭凉
 
 

【HP/詹莉】猜谜游戏

原作:Harry Potter

CP:詹姆·波特x莉莉·伊万斯

【在格兰芬多休息室的一个温暖的午后,被女朋友因为作业而晾到一边的詹姆终于打算做点什么……】

一个毫无意义的小甜饼…

——————————————————————————


“嘿,甜心,來玩个游戏吧。猜谜游戏。”

 

“什么?哦不,当然不James。三分钟前我应该才告诉过你,我不会在放着三篇未完成的论文时陪你玩的。”

 

Lily有些懊恼地用笔尾的羽毛扫过自己疲惫的眼睛。格兰芬多的休息室总是温暖而轻松的,壁炉里的火焰会在冬季舞动地更加疯狂,如果它能说话,大概无时不刻会对一边的学生发出邀请“来跳舞啊伙计——”。她并不讨厌这样,不如说她深爱着这里,只除了温暖在忙碌时刻让自己昏昏欲睡以外。

 

“比如,我说‘星星’,它就代表着‘闪光’。我说火焰,就代表着‘你的头发如此美丽’。而我要说‘大脚板’,意思就是‘想不想来一杯黄油啤酒’……”

 

“哦……James……”

 

Lily叹了一口气,显然被她冷落了一天的男朋友并不打算让她安静渡过接下来的时间。他坐在她的身边,面前摆着几本根本没有翻过的书,而这些书的高度已经成为他垫下胳膊、支撑着自己的脸以便于热情而专注地看着她的最好道具。

 

“为什么你不去练习你最爱的魁地奇呢?和大脚板一起?”

 

“你瞧——你总是这么了解我。我接下来要说的就是,如果我说了‘魁地奇’,那么意思就是‘你要与我约会吗?’”

 

很显然,在没有比赛的日子里,或许要再加上有了女朋友这个因素,魁地奇已经不是能代替全部的奇迹了。Lily抬起头环视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他那三个‘狼朋狗友’,大概对方很难得的想为他们创造一个二人空间。如果是在平常,她会很感激他们把她的男朋友还给她,但不是现在——梅林啊,如果早知道第一个打赌打赢邓布利多的人可以拥有免除几篇文章的特权的话,她会抢在所有人前面这么做的。胜利会是她的,毋庸置疑。

 

“那么,请美丽的Evans小姐回答我,夏天的火焰总是能让我想起魁地奇,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什么?梅林啊,我怎么会知道你加了这么多无关紧要的东西的句子到底在表达什么?”

 

“哦……Lily”她的男朋友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夸张表情,哪怕她知道这是他刻意为之,但依然成功地引起了她的不满。“我以为天才的你肯定会明白我的意思的,但……也许年级第一的位置并不能证明什么了。”

 

“James”Lily用力握紧了手中的羽毛笔“拙劣的激将法是不会对我起作用的。”

 

“当然没有。我只是在感叹一个新的发现?你知道,只要是冠上第一的东西,不管是商品啊还是名衔啊,总会多那么一些神秘感的。”

 

“那么你倒是说说,你刚才的句子是什么意思?”

 

她不该问出这句话的,她立马就后悔了。但厉害的追球手不会听漏这一句,因为James立刻笑着指出——“你的头发是如此的美丽,Lily,你要与我约会吗?”

 

“不?呃……我是说,你的原话可要比这长多了。”她已经分不清自己的否定是在针对约会还是其他什么的了。

 

“可是,其他的词我还没有定义不是吗?你只要理解关键词的意思,其他全部忽略就好了。我总不能在聊天时只使用不成句子的单词吧。”James轻轻笑起来,成熟开始与青春并存的脸颊竟然显得很性感——该死的性感。然后他话锋一转“果然,这些对于Evans小姐来说还是困难了些吗。”

 

“……我不会跟你争辩的,James。”Lily沉默了半响,推开了眼前的羊皮纸。“我会向你证明什么才是聪明的大脑,你个混蛋。”

 

20分钟后,James笑着问出了他的最后一个问题“那么请听好了,‘1874年的天空是透明的,云层并不是天空的居民,它们只是巫师定格在某个高度的帽子。奥德农场今天也是忙碌的一天,除了他们失去了巫师帽子的庇护以外,没有任何改变。焰火从山的另一边窜天而上,是夏天的狂欢,也是刻印在他们眼中的最后的风景。白色的天鹅没有甘心就这样消失,她从另一颗树下逃走了——’你猜猜这是什么意思?”

 

他的女孩儿转动起灵动的双眼,快速浏览着在之前时间内写下的笔记。像宝石一样的绿色瞳孔,里面永远闪着不服输的光。他知道自己说的有多快多复杂,但她依然轻松跟上了。James看到她抬起头,自信地说出那些其实是他随口编的而现在早已忘记的内容,他相信是分文不差。

她是最棒的,当然是这样。

 

“非常精彩。”男孩儿鼓了两下掌,露出调皮的笑“可是很遗憾,你的回答并不正确——Lily,还是我赢了。”

 

“你在开玩笑?James”

她明显已经完全沉浸在这个游戏当中了,最后关头被否定让女孩儿非常不能接受。

 

“当然不。因为最后的正确答案是————我可以吻你吗?Lily”

 

“……什么?”

 

“我可以吻你吗?”他又重复了一遍。

 

“James,这个时候转移话题并不是什么好的做法。”她看上去有点生气,脸蛋红彤彤的,比温暖赐予的红润还要更深一层。“你刚才的句子里出现了很多之前说过的关键词,我确定我一个不落地叙述完整了——梅林知道那是多么没有逻辑的话——但我依然做到了。”

 

“是这样没错”James看着Lily怒视着自己,而他竟然有些享受,因为这些目光,在此刻毫无疑问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但这个游戏不是替换游戏,而是猜谜游戏哦?你没有办法反驳的Lily,因为你也是在承认这个游戏名字的前提下进行的,所以只有猜中我真正想表达的谜底才是胜利。那么,我再说一次,我可以吻你吗?”

 

Lily面前的桌子上,放满了写着莫名其妙的字眼的草稿纸,以及被推到远处的从20多分钟前就再无进展的论文。她还握着自己的羽毛笔,一时之间有些犹豫到底是应该一掰而断显示自己有多么生气,还是应该扔向他乱丛丛的脑袋,用她得意的瞄准技术。但她只是不得不在他充满笑意,温柔,又专注的凝视下用双手捂住了自己发烫的脸颊。那双金褐色的眸子在诉说着他在撒娇,而她敌不过这样的眸子,一直都是。

 

“James,你是个混蛋……”

 

“我是。”男孩儿凑近女孩儿的身边,轻而易举将她盖住脸颊的毫无抵抗的手拉开,握在自己的手心里。然后他吻了她,一个结结实实,激情又眷恋的亲吻。

 

“但是是你最爱的那个混蛋。”

 

 

End.


17 Nov 2017
 
评论(2)
 
热度(35)
  1. Miss. Zane及时行楽 转载了此文字
    I wonder how you had loved her 及时行乐🌙:
© 及时行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