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我的時候,就不要找了吧。
★头像by赭凉
 
 

【恋与制作人/李泽言x我】限定SR「初吻」

✨李泽言限定SR【初吻】 
✨触发条件:李泽言的新年语音 


————————————————————————


01

“新的一年,希望你可以慢慢开窍,如果不能也没关系,对于你,我的耐心还有很多。”


听完这句话的时候,我脑海里有一根弦,嘣的一声断掉了。

其实人的大脑里有很多弦的,断掉一根并不算什么,只是不巧这弦名为理智,断掉以后牵连了整个大脑运作。


坦白来说,让我怨念爆发的并不仅仅因为这句话,这句话只能算是压死稻草、呸,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挂掉李泽言的电话以后我气到想笑,写到一半的企划案上全变成了“开窍”“耐心”之类的字眼。我越看越躁,干脆把资料无情地拍在桌子上,当机立断出去买了三个泡芙一个提拉米苏蛋糕两盒补丁和一杯奶茶,说不上来是赌气还是发泄。当安娜姐走进办公室时,看到的就是办公桌上空空如也的食物包装盒和塞了满嘴奶油一脸不高兴的我。


“你这是怎么了……总裁新年又选了工作没选你?”


并不是。

我早已接受工作比自己有魅力的事实,毕竟李泽言和我都是有奋斗目标的人,这点事情还不至于让我吃醋。但是,作为一个有正常欲望的女人,即使有些难以启齿,我依然非常不满——


认识了这么久,正式交往也快三个月了,李泽言竟然一次,一次都没有亲过我!


晚上去他家汇报工作,结束后还没等说什么呢,他摸摸我的脸颊拉起我的手。

“走吧,我送你回家。”


烛光晚餐气氛良好,只差双唇相接燃起火花。我垂下眼,红着脸瞅他,不信他不明白我的秋水目光。然后李泽言优雅地把自己面前切好的一盘牛排推给我。

“不用羞愧了,我知道你手笨,这盘给你。”


情人节,忙碌的大总裁准备了他亲自挑选的礼物。我把所有星光和雾水藏在眼中,扑到他身上,他扎扎实实地回抱住我。

“大惊小怪。”


李泽言的字典里莫不是没有“接吻”两个字,“kiss”这四个字母?


我的好友们,比如白起学长的女朋友,偶尔聚会的时候会带上小丝巾去掩饰脖子上的草莓印。比如小周的女朋友,在被翘班的大明星送来时,还能看出嘴唇的微肿痕迹。又或者说许教授的女朋友,在聚会上翻白眼儿抱怨许墨害得她第二天下不了床也是时有的事情。

女孩子嘛,私下里偷偷交流一下各自男友是多么正常的事儿。哪怕嘴里说着埋怨的话,口吻中带着的甜蜜也是骗不了人的。可每当这个时候,我能做的,就只有在她们询问的眼神瞥过来时,保持住优雅而端庄的微笑。


“哦,他昨天出差刚回来,我不舍得他太累”


“我最近在忙一个新的企划,他要我好好休息”


虽然这些都是实话,但借口说多了,大家也就心知肚明了。女孩儿们像是说好了一样,不约而同给我一个心疼与安慰的眼神,让我不知是该感激还是羞愤。这复杂的情绪最后只能衍变为对自家大总裁的不满,日益积累,冲破一个指标接一个指标。我甚至怀疑等他愿意跟我上床的时候我会不会买一大把烟花点来庆祝!?


这不,新年当大总裁用带着柔柔笑意的磁性声音说出这句话,立马成为了导火线——嘭!


李泽言干脆改名为李下惠算了。


>>>


安娜姐听完我的委婉指控,非常不给面子,在办公桌旁边笑得七倒八歪。我递给她一个眼神告诉她我现在很严肃很不满,然后她回了我一个已经见过很多次的心疼表情。

“不过,看不出来啊,总裁不像是那种清心寡欲的人啊。”


“大概是我让他提不起兴趣吧。”


我两眼一翻,没怎么当回事地自嘲道。不满归不满,李泽言的感情我还是相信的。哪怕交往都没有明确的告白,我依然认得出来他黑眸里的深情。但也正因如此,他迟迟没有表示更加让我摸不着头脑。


“那你要怎么办?等李总开窍指不定要什么时候了。”


“没错,所以我要主动,勾,引,他。”


最后这三个字我说得又慢又清晰,像是要研碎在唇齿间一样。上刀山下火海我抗住了李泽言的毒舌,主动一下子还做不到了吗?


“我绝对要把他吻到七荤八素晕头转向摸不清东南西北!”


“啪”的一声,我一掌拍到了桌子上,雄赳赳气昂昂的,非常有法官拿着法槌一锤定音的气势。


安娜姐趔趄了一下“你说得这么用力,我还以为你要直接上本垒诶。”


喊出要把总裁吻到失神这种话时,我还尚未感到退缩。听到安娜姐的吐槽以后,反倒是一阵羞意蒸腾,像是埋藏心底的妄想小气球被人戳破了,热滚滚的羞涩与少女情怀争先恐后挤了出来,煨得我脸颊通红。

我自觉还没那个胆量直接跨到那一步,只好端起喝空了的奶茶杯含住吸管装模作样“总,咳,总归还是要按部就班的来嘛,先给李泽言一个小的教训再考虑长远发展。”


安娜姐学着我的样子同样装模作样地点点头“加油,等你亲到李泽言以后我会给你开个party庆祝的。”



02

还没等我有所计划,安娜倒是和悦悦顾梦结成了同盟。几天后,这几个八卦的女人就凑到了我的桌子前,两眼放光神采奕奕。


“我记得我们手头还有三个片子没有拍完,企划案也没定下来呢?”我挑挑眉,无奈地看着她们。


“哇——是不是和一个人交往就会变得越来越像啊!你刚才那一挑眉都有李总的影子了。”悦悦抖了抖手臂,夸张地叫道。“现在离法定上班时间还有最后十分钟,说完我们就走啦!”


人八卦起来是很可怕的,曾经我也身陷八卦中心,深知这种威力,所以当三个八卦的人站在我面前要为我出谋划策时,我真的……毫无招架之力。


“这不马上就是李总生日了吗,你干脆把自己绑成礼物钻进礼物盒里等他拆?”


“哎呀悦悦这不行啦,老板的目标是kiss,你这有可能超额完成任务。”


“那…在李总生日宴的时候灌他酒?趁他醉倒的时候趁机夺走他的嘴唇?”


“这样李总不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吗……而且按老板的酒量,怕是李总没醉她先倒了。”


“那干脆生日当晚穿上情趣内衣在李总家过夜!?”


“所以都说,那是超额完成任务了…”


“你们……”

如果我是彼得潘,那么现在我耳边就有三只唧唧喳喳的叮叮,只不过她们可不排斥李·温蒂·泽言,她们正在想方设法促进我和大男孩儿的关系,为老板的感情幸福操碎了心。我忍了又忍,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拖长了音调“现在离上班还有五分钟——”


“要不这样吧老板”悦悦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我推荐你一款香水!我朋友用这一款说电影院里她男朋友差点没把持住,你可以在下一次见李总的时候试试看!”


我愣了一愣,下意识要说出口的反驳在喉咙里拐了个弯又咽回了肚子里。沉默了半响,等到手表的指针指向整点的最后一秒,我终于臣服在了那个‘差点没把持住’的传言上“……那个香水叫什么名字?”


活了二十多年,怎么说我也看过几十本的总裁小说青春小说古装小说了,勾引男朋友的技巧按说完全不在话下,但真要实践起来还是需要点勇气和运气的。就好比现在年轻人玩的网络游戏,想要取得高分总是需要点什么buff,那么悦悦推荐的香水应该就可以充当这样的道具吧?


不仅如此,我还特意买了几个酒心巧克力,大瓶福灵剂容易醉人,那么一丁点勇气加成总可以吧——


所以这就是我在前往华锐为李泽言带饭时喷上新的香水,让巧克力在口中融化,感受甜腻的酒汁儿淌入喉咙的原因。



03

“你来了。”


我常常在想,自家男人实在是太好看了。夸人的词汇早在最初见他的时候就不听使唤地冒出来过,只是那时候对资本主义的抗议还占据大半,感想更像是客观的描述。但现在你看,他依旧是一张冷脸,坐在简约大气的办公桌后,可微缩的眉头在看到我的那一瞬间舒展开来,黑眸中带了暖意,连薄唇都为了我而上扬——他的‘顺其自然’做得越来越好,当然,是面对他心爱的我的时候。


李泽言放下手中的文件,站起身来牵我的手。我眼尖,瞄到文件上清一色盖好的章,知道这个男人为了今天的午饭约定又加班加点了。想起自己特地准备的拿手好菜,我有些暗自庆幸这个惊喜准备对了,不想让他的胃负担太重,我专门熬了粥,准备了各样营养均衡的小菜,还有一小块最有自信的布丁,当然也因为某个图谋不轨的小心思。

刚想开口招呼,我的男朋友,我最喜欢的男人,突然开口截断了我的话。


他说“你身上这是什么味儿?”


李泽言,普通话家庭出身,说话从不带口音。这句话的最后一个字,被他刻意加重的发音带上了非常可爱的儿化音,如果不是他毫不掩饰的嫌弃,我可能还会满怀爱意笑着调侃他几句——我惊愕地抬起头,看到了他比刚才还要紧缩的眉头。


“我身上有什么味儿?”


“……你不懂红酒我知道,但挑选香薰的品味一样让人不敢恭维。”


我差点忘了,交往以后这个男人虽然不会再吝啬夸奖的语言,但怼人的时候还是一如既往毫不留情。


“我这不是香薰!”我鼓起脸抗议。


“你早上去兼职了加油站?”他戳了戳我的脸蛋。


气儿被他戳了出来,我撇撇嘴,彻底放弃了反驳。不想说出自己喷香水以防被他识破,只敢小声哔哔“你嫌我臭还拉着我不放。”


李总裁居高临下撇了我一眼,咳了一声“白痴……不是嫌你臭,对我来说,你身上原本的气味就是最好闻的。”


这下犯规了。我顶着沸腾到脸颊的热度,毫无怨言地放弃了这个香水战略。好吧,没关系。反正我还有好几个备用计划呢。



打开饭盒,扑面而来的香气让我重新得意起来。我睁大眼睛看着李泽言吃下第一口,有些期待他的反应。每一个料理人都会渴望食客的反应,更何况这位食客是自己喜欢的人呢。

这回他倒是没再说出什么“看着我干嘛,一副蠢样”之类的话,直截了当地点评起来“肉卷里加了蘑菇和其他材料,口感不错,但是酱料的味道略重,反而让食材失去了原本自然地清香。”“粥味道不错,但有点淡,可以加一点鸡汤调味。”布拉布拉。


我曾经听顾梦说过,看过给李泽言拍的片子的网友给李泽言起了个昵称,叫做李怼怼。现在他磁性的声音在耳边缓缓流淌,让我不由自主又想起了这个昵称。原本很满意的料理被他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成了缺斤少两。我暗暗记下他提出的意见,然后默念着这个昵称给自己洗脑,忍不住笑了起来。


李怼怼看了过来,有些诧异“怎么又是一副蠢样。”


哼,我才不理他,谁让今天我是怀着远大目标而来的呢。扬起微笑,我向他谄媚道“总裁大人说的是,下一次我会改进的,包你满意!”


这男人怕是被吓到了,没说话,再次吃进去一大口菜。


咬着筷子,我开始偷偷瞄他了,来这儿坐了一会儿了,怎么着时机也差不多了吧。于是我慢吞吞地、佯装非常自然地解开了衬衣的第一颗扣子,伸出手臂去够放在了李泽言那边的食盒。我早就计算好了,今天特地选了这件肩部镂空的泡泡袖衬衣,可是被赵小烦的专业人眼光评价为又可爱又性感的。这个角度,只要他一低头就可以看到我若隐若现的胸前风景,而且凑近他身边时,我的膝盖还可以‘不小心’‘无意识’碰到他的大腿。所谓食色性也,说的正是现在了。


几个来回之后,那盒菜被我夹过来三分之一,李泽言漠然看了我一眼,伸手把食盒拿到我的面前。

“笨蛋,手短就算了不会开口说吗。”


我差点气晕厥过去。


坐在李泽言旁边,手里端的是他用我的菜肴配好的新口味,一旁还放着他煮好的咖啡。有的人可能开窍只开一半,能从我细微的表情看出我想要的口味,却无法理解我最渴望的行为。一边狼吞虎咽,我一边暗自叹息。好吧,第二个Plan放弃就放弃了吧,反正我的招数还没用完呢。



04

秦碧玉女士说,口红塑造出女人亮闪闪水嫩嫩的唇部是男人最想吻的,可我天天换花样涂口红在他面前晃也没什么作用的事实摆在眼前,不如换个方式。


现在,我只需要假装笨拙又不失可爱地在嘴边留下点饭粒或者是奶油渍,并且要假装完全不曾察觉地等着他的手指触摸我的嘴唇。只可惜,李泽言配好的新口味实在太过好吃,狼吞虎咽的过程中我非常毫无造作地在唇边蹭上了几颗饭粒,还没等回过神,他的长指已经伸过来了。


跟脸上的温度比显得微凉的指尖划过脸颊,余光可以看到他清晰分明的骨节,他手指的动作。他在我的心湖中撩起了涟漪,撒下了饵食,我浑身上下所有感觉系统像是追逐的鱼儿一般跟随着他的手指。


时间在此刻过得如此缓慢,仿佛一秒,又仿佛永恒,我怀疑他是不是又停止了时间,但钟表滴答滴答的声音却提醒着并非如此。李泽言的手指划过我的嘴边,我心中一颤,地动山摇,只能呆呆地看着他摘走我脸颊的饭粒,让自己的舌尖将它勾进唇中。


除了注视他的红唇,我已经做不到任何事情了。


李泽言的黑眸扫过我,逐渐向我压近。我听得见自己怦怦怦的心跳,大概是因为湖水沸腾,所有鱼儿都挣扎着跳出水面,这噼里啪啦的动静愈发剧烈无法停息。他的脸颊越来越近,越来越模糊,我几乎要闭上眼睛——直到耳朵捕捉到一个细小的声响,还来不及反应那是什么,有纸巾糊到了嘴巴上,粗糙又温柔地帮我擦了把脸。


“白痴。”

他柔柔的笑意透过声音传了过来。


“李!泽!言!”


我大概真的要晕厥了,在晕过去之前,先允许我正正经经地炸毛一次。


不知道世间形容爆炸要怎么说,就像休眠已久的火山终于喷发,被高压锅盖堵住的蒸汽喷涌而出,滴滴答答的倒计时后火光四溅,维系我最后一点理智的结界终于宣告碎裂。


我像是发射出去的火箭一般嗵地站起来,对着惊愣的男人大喊道“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你还会不会开窍了啊!就算你把全世界所有语言的接吻都从词典里删除了,可我这么努力的暗示!你怎么就不懂……”


这个“懂”的音调还没发出来,这男人突然握住了我的手腕,然后用力一拉——我浑浑噩噩扑在了他张开的怀抱里,迎接到了一个超出想象的,湿漉漉、甜腻腻的吻。



05

他的嘴唇贴近我的,不留一丝空隙。最初的生涩只有几秒,很快便是接近本能般的虔诚描摹,他换了好几个方向去亲吻我,双手来到了我的腰部和脸颊细细摩擦,让我感觉自己像是被捧在心尖尖的珍珠。


我从来不知道接吻是这样的感觉,他的爱意汹涌澎湃,却又小心翼翼,他莽撞又谨慎,停留在唇边不再深入,直到我悄悄地伸舌去试探他的齿边。这下好了,爱意冲破了洪堤,气势汹汹又无比温柔,包裹住我的全身将我托起,我仿佛在海浪中沉浮,酥酥麻麻的触电感像是在跳舞,一会儿流向四肢,一会儿汇聚心头。


在他的亲吻中,我无意识渗出了眼泪。什么吻到他七荤八素晕头转向摸不清东南西北的,我只知道当他越来越熟练地追逐我的舌尖攻略城池时,我根本毫无招架之力。就连片刻之后终于降临的喘息,也不过是李大总裁好心给予的吸氧时间。


“李,李泽言,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又要哔哔了,气喘吁吁的。


“嗯?”他像是在用气音,我感到头晕目眩。


“你,你接吻技术怎么这么好……”


“因为对象是你。”


好吧,我知道李泽言是在告白了。


“那,那你为什么一直不亲我……我等了这么久……”满脸通红还未褪去,我就迫不及待抬起头,委屈巴巴地看着他。


而他也看着我,瞳孔里只有我。他大大叹了口气,然后凑过来用额头抵住我的额头。这还不如刚才靠得近,可我就是觉得,他垂下来的发丝,翘起的睫毛,每一处都在诱惑人。

“你是笨蛋吗”他的声音有些哑,比平时多出了七分性感三分感性“我只是害怕吓到你……怕你还没有准备好。”


交往之前时他静静望着我的模样就这样闯入了我的脑海。

——在你眼中,我有那么可怕吗?

——你就这么不想看见我?

——你讨不讨厌我?

越是宝贵,就越是忐忑不安。我以为只有我是这样的,却没想到他较我更甚。我当然知道他爱我,却不料他珍惜我至此。对这份感情,他用心脏的血肉去保护,生怕我退出他的世界半分。


眼泪掉了出来,我连话都说不完整了。他凑过来吻去我挂在睑部的泪珠,然后轻声问道“你现在准备好了,对吗?”


我点头,再点头。


李泽言微笑“很好,那么,我对你的感情与欲望,你也不会以为一个吻就可以填满的,对吗?”



END


07 Jan 2018
 
评论(10)
 
热度(220)
© 及時行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