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我的時候,就不要找了吧。
★头像by赭凉
 
 

【恋与制作人/李泽言x(现实)我】游戏灵②+③

☆李泽言和现实世界的‘我’的故事。一句话简介就是【我冲着李泽言下载了游戏,没想到却多了个背后灵】这种的。

名字是胡乱起的,以后可能会改。

☆自娱自乐,主要是我写爽的。

☆把②和③整合一下发上来,直接看③的话直接拉到10那里就好。

游戏灵①


——————————————————


“好。”

他只回复了一个字,气氛又有些尴尬。你绞尽脑汁,突然一拍桌子“啊,那,那,如果你能听到我的召唤拥有意识的话,那白起周棋洛他们也行!?”

 

话一出口,你简直想拿个胶带封住自己的大嘴巴。

 

 

07

饶是你二十多年母胎solo,也知道在一个男人刚刚诉尽自己的抱负后,张嘴提起他以前的那些“情敌”有多么没眼色。你恨不得用手机代替板砖,一巴掌拍在自己头上以证愧疚。你慌了神,结结巴巴地亡羊补牢“呃,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呃,我是说,对不起!忘了我刚才说的话吧!”

 

手机里半天没了声响,你等了许久,终于战战兢兢地点开羁绊。明明只是一张卡牌,一个平面画像,你却觉得这男人生来得天独厚,连蹙眉不悦的模样都是如此秀色可餐。

“你……你还好吗?”你硬着头皮开口。

 

你没怎么交过男朋友,别人在现实撒狗粮的时候你在迷恋纸片人,所以你实在没有什么哄男孩子的经验。但很奇怪的是,你心里无比清楚,你不想他露出苦恼的神情,你不想他被你伤到,也不想……他被过去所困。

 

李泽言薄唇轻启:“大惊小怪。”

 

你突然噎住。

 

“你说得有道理,我刚刚是在想,如果我能感知到你的召唤——”他难得给你面子,没再用那个直白的词汇“——那么他们三个是否也会因为其他人的渴望而产生自我意识。”不,他果然还是毫不留情。

 

你看着李泽言拧眉思考的样子,不禁怀疑是否是自己小题大做。但假若你,在告诉别人你想要救一位珍视之人后,对方问你你的情敌近况如何,你必定是要给对方打上负分再不愿开口多说的。严格来说,李泽言并不算人类,但他依然是个有感情有泪水的男人。你注视着他,无法抚平自己矛盾的心理,但既然李泽言看上去未把之前当回事,你也不打算旧话重提惹人厌烦。

 

“你的说法,就好像我是‘被选召的孩子’一样诶。”你顺着他的话转移了话题。

 

“被选召的孩子?那是什么?”他看向你,将你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你的模样实在算不上小孩子。”

 

他的目光清澈无比,你很难用言情小说的戏码套用在自己身上,只觉得在他眼里你就是一块肥肉,正挂在钩上称斤计量。男人只是在阐述事实,你却觉得浑身都在抗议着不满。

但是不行,你命令自己忍住。深呼吸了几个回合,你继续问他“别管那是什么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刚才又想到一点,这游戏被下载了这么多次,只有你一个李泽言产生了自我意识吗?”

说罢你又觉得自己过分了。

 

不知道该说你是容易心软还是习惯于反省自己,你立马为刚才那句话担上了一份忐忑。毕竟,如果有一天你被告知自己只是一个复制体,除你之外世界上可能还有无数个拥有同样人生经历的你存在,别说什么绝无仅有,轮到你出现都只是一个巧合——对于一个能够自主思考的个体来说,这太残忍了。

 

还没等你再来得及补救,李泽言开口了。

他说:“我不知道。”

男人拧着眉,仿佛华锐要破产了,而他还没有想出解决方案的那种拧眉。

“你刚刚提出的两点很重要,我会把这些列入要解决的问题里。……事实上,除了我告诉你的,我会出现意识的原因,以及改变了游戏的结局会怎么样,这些都还不清楚。但我推测,我就是为了改变结局才出现在这里的。”

 

他抿起唇不再出声,你怔愣地看着他。

这是你第一次,也是接下来你和他相处的日日夜夜里,唯一一次见到的,他如此困惑的表情。

 

 

08

你下载游戏的时候正好是元旦那会儿,每次点击游戏界面都会有四个男人动听的语音响起。刚被垃圾服务器甩下去的你百无聊赖地戳着不停转圈圈的画面,先是白起的声音响起,再是小周的声音,你又戳,这次是许墨的声音。你有些烦躁,不停虐待着手机屏幕“李泽言啊李泽言,我上不去游戏就算了,怎么连你的语音都听不到啊…”

 

嘟嘟囔囔地,你突然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你停下手指,凑近手机话筒,轻轻地叫着“李泽言?……喂,李泽言?”

没人回复你。

保险起见,你又握起手机上下甩动,并没有冰冷的指责冒出。

 

等到服务器终于放你上去时,你打开羁绊页面,对着看上去等候多时的李泽言试探着问道“等很久了吗?”

他黑着脸,却未加指责“不碍事,你何时上游戏属于不可控之事。”

 

不知道是该窃喜还是该遗憾,在你离开游戏时,他似乎是处于被阻断联系的状态的。

 

李泽言看上去没有多想,只是轻车熟路地指挥你点开有小感叹号的项目。你依言打开签到,许愿树,短信界面,然后惊喜地叫了出来:“啊!李泽言!你给我发新年祝福了诶!”

 

刚玩没几天的你不知道收新年祝福是怎样的机制,但第一条未读短信确确实实是属于李泽言的——新年快乐。

 

“大惊小怪。不是我,这只是游戏设定。”

 

你嬉皮笑脸地把他的嫌弃当成了耳边风:“诶嘿嘿别害羞啦,这可是大写的李泽言李总裁给我发的短信啊!而且还是第一个发的诶!”

 

回复完了消息,看着两条新的短信过来,你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截了图跑到群里大喊“哇靠!李泽言给我发新年祝福了!我老公真的好爱我!”

没等你朋友白夫人周夫人许夫人的回复过来,你又切回了游戏,李泽言不悦的声音立马响了起来,像是知道你去干了什么不要脸的行为:“你刚干什么去了?”

 

你点开卡牌,男人一双漂亮的紫色眸子挑起,复杂地看着你。作为立绘人物,他表达“黑脸”的方式还是在刘海下边变出一层阴影。你没有被他的一张冷脸吓退,反而对着手机绽开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

“李泽言,新年快乐!”

 

眉心的褶皱慢慢平展,他看上去有些不解“短信里不是已经说过了吗?”

 

“不是”你摇摇头“短信里是对游戏人物李泽言说的,刚才那句话是对你说的。”你直视着他的眼睛,又重复了一遍“新年快乐,李泽言。”

 

眼前的男人抬起手臂,用长指掩住了半张脸。你想起了微博上流传的那个经典B-box三连表情包,差点忍不住笑出来。好在你们两个人这次都没有说出什么话来破坏气氛,男人微微偏过头,不再看你,沉哑的声音从你的手机中传出:“……谢谢,新年快乐。”

 

你眼尖瞅到他的耳朵有点泛红,但在轻快舞动着的钢琴声中,你聪明地选择了沉默。

然后,你再次被服务器甩了下去。

 

 

09

李泽言给你的第三次短信,紧跟在怼你只有一周时间争取投资和新年祝福之后,是说你方案没时间做了。你截了张图跑到群里尖叫:“李泽言给我发短信了!!!”

“说我方案没时间做了!!”

“他怼我我怎么都觉得甜蜜啊!!”

“啊啊啊啊”

然后切回游戏的时候立马换回一副平静的模样,换脸的速度堪比四川脸谱表演。

 

李泽言恐怕已经习惯了你这种一有个相关互动就会切出去的行为,只是习惯归习惯,不耐烦还是有的。你的手机里传来了“哒、哒”的声音,很容易想到是他的高定皮鞋在有规律地和地板亲密接触,忍耐着你的人来疯。

 

你跟他商量“李泽言,我金币已经攒够两万七了,要不要抽个金币十连啊?”

“可以试试。”

“但是她们都说金币十连肯定没啥好卡…”

“你这个等级R卡也是战斗力。”

“但,但我抽了以后就没钱聘请专家了…”

“那就别抽了。”

“诶?可,可我……”

“有话好好说,不要结巴。”

“??我没有结巴啊!!”

 

男人的声音传来,像是入冬寒风拂过你没有戴围巾的脖颈一样:“那你到底要不要抽?”

 

你手指一颤,很不争气“抽,我这就抽……”

 

一阵不算华丽的樱花瓣闪过,N,NH,N,N……你的眼前依次闪现了如上字母,等到十张卡整齐地排列在你面前时,你惊叫了起来:“天,天哪!?居然两张SR!?”

阴○师那个在非洲定居的你仿佛一举偷渡成功。

 

你一边按下HOME键一边跟李泽言交代,颇有一种要通知天下人的气势“李泽言,你等会儿,我要去发给我朋友看!!”动作快到他可能因为游戏切出都未能听完整你的句子,而你也成功把李泽言的声音阻断在屏幕另一边——等?不能等了!我好不容易欧一把!我要炫耀!我要嚣张!

 

几分钟过后,你垂头丧气地回来了。

“……原来金币十连还有抽碎片这一说啊……李泽言,你这个人怎么都不提醒我……”

 

男人冷哼了一声“我倒是想阻止你,可你有给我话语权吗?”

 

你看着两张SR的碎片,再次被扔回非洲部落的现实提醒着你,刚刚以为自己要偷渡的喜悦简直就是一场笑话。你开着游戏页面,把手机拿到一边,然后摊在桌子上自怨自艾“李泽言,如果这游戏更新11章了我都没有你的ssr要怎么办啊……”

 

“这是才10级左右的你应该担心的事吗?”

你猜他肯定翻了个大白眼。

 

“而且,有没有ssr我不都在这里吗。”

 

你没有动作,手机依然放在一边,李泽言叫你你也没有理他。

你知道这句话对于李泽言来讲只是在陈述现状,所以你更不想让他看到因为一句话而红透了脸颊的自己。

 

太糗了。

 

 

10

你也不知道体力是怎么被费光的,反正就这么没了。游戏等级没达到要求,你也没法走第三章。百无聊赖中,你第三次过了一遍前两章剧情。

 

“啧啧啧,李泽言”

 

第二章的白起一身牛仔外套黑裤子,耳垂上还有两个黑色的耳钉,金色的凌厉目光牢牢紧锁屏幕外的你,只差把桀骜不驯这四个大字写在脸上了。你一边回顾剧情,一边对着李泽言摇头叹气。

 

“你看看,你看看人家白起,这么多年后第一次重逢就带我骑摩托车,哪像你,救了我一次就说不救第二次了。”

 

经过这两天的相处,以及无数次的唇枪舌战,李泽言似乎已经放弃了纠正“你不是悠然”这一问题,再次听到你的啧啧称奇也不过轻哼一声便不再言语。

你也不在意,反倒是在这几天练出了厚脸皮的斗嘴技能,仗着过剧情的时候看不到他的脸,而他也只能在屏幕那边说说,你就偏偏爱凑上去招惹他——当然,你不会承认被他怼到说不出话的时候的,绝不。

 

“你再看看人家许墨,第二章就勤劳地给我打电话,还让我看研究所的方向表演空间折叠……”

 

说这些话当然不是你有多么感动,而是……就想激他言语之间带上冷漠以外的情绪。

 

“李泽言,要是你第二章给我打电话我肯定立马抛下节目制作奔到你身边啦!”你笑嘻嘻地逗他,做好准备去迎接他下一波的冷言冷语。

 

你瞧,果然。

“我看你是真的不清醒。”从他的语气都可以想象他眉心拢起的模样“她不是你,她不会为了私事放下本职工作。”

 

心里突然有些细微的酸涩冒出,大概就和熟透了的酸杨梅溢出汁液一样,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没去反驳他,本以为自己能很坦然地接下去,可一句“我也不会放下本职工作去找别的男人啊”堵在喉咙中央滚上滚下,不知为何就是没能溢出唇瓣。

现在你什么招惹他的心情都没有了,连白起的语音都没心思听完,手指快速地在屏幕上点点点,也不知道是想把不满摆给谁看。

 

走到白起交给你银杏叶手链的地方,你很不争气地停顿了一下。原本你是想在这里调侃几句的,比如“哎,虽然学长制造出的银杏雨留在我记忆中,但5岁时总裁你救我的事我也记得牢牢的哦”。

 

又比如说下一段的那个趾高气昂的罗嘉,为什么她只是从办公室出来李泽言却是“衬衣的领带有些松了”这种衣衫不整的模样。你虽然相信他,却是想不着痕迹地打探几句“喂,李泽言!这领带不会是罗嘉为了强吻你抓松的吧!”

 

结果现在,空间折叠遇险的部分也懒得看了,白起英雄救美的部分也不想回顾了,你退出剧情,越想越郁闷,倒不是对他,而是为了自己的莫名其妙。

停下来想了想,你一言不发地点开了许愿树,打算抽一发就退出游戏,也不要好心地跟这个男人说再见了,去他的再见!而李泽言凉凉的声音偏偏在这时传来:“我不建议你现在抽卡,因为你的毫无计划性,金币和钻都岌岌可危”——他可真会操控人的心情!

郁闷转为火大,你怒气冲冲地点了一次3000金币,樱花一闪,一张精心绘制的卡牌出现在了你的面前。

 

窗外是万家灯火点亮的夜空,严肃认真的男人目光低垂,俯身在女孩子的上方,紫灰色的领带随着他的姿势垂下,就靠在女孩子的手臂旁边,是微微侧身就可以拉过来以便一亲芳泽的距离。

不是碎片,不是N,不是NH,不是R。

这下你再也保持不住沉默了,你大叫了出来“李泽言的SR!?”

 

 

11

说起你的卡,除了系统赠送的许墨sr,首充赠送的白起sr,和偶尔欧了一把单抽出了周棋洛sr,就只剩下李泽言没有来了。

r卡当然也有,但来来回回就是换了不同颜色的衬衫,了不起加一件小马甲,还全部隐藏在了西服外套下的那几张。卡片对于李泽言来说就像是哈利波特里的人物画像一样,是他随便移动的几个据点,唯一让你乐此不疲的,就是点开不同的卡看他换衣服了。

虽然李泽言总会黑着脸要求你不要“胡闹”了,但……李泽言的女人毫无畏惧!

 

你截了图,不知不觉还傻笑着哼起了歌,然后照例切换到群里跟各位太太们分享你的激动。别说之前的赌气了,你甚至连巴巴在游戏里等你的男人都给忘记了。

 

啪地一张图甩上去,你在下面疯狂殴打感叹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李泽言!!!sr!!!!!我要哭了!!!!”

“四舍五入就是结婚了!!!!!!”

 

你的朋友白太太发上来一张李泽言的ssr,非常鄙夷你这种大惊小怪的行为。

 

你护男人心切,哼了她一声:“你不是白太太吗,有我男人的ssr有什么用!”

等我有了ssr,四舍五入那可就是上床了!

 

跟朋友们嘻嘻哈哈了七八分钟,你才想起来要切回游戏。原本以为游戏早已自动掉线,所以你并没有想到能看到这样一幅画面。

依然是熟悉的那身黑色衬衫,镜头随着他直起腰移到了上方,让依然在工作的女孩儿只剩了一个头顶。而他,却在身后黛色天空点点星光的衬托下,温柔了整个线条。他的眉头皱地好紧,仿佛在面临一个重大的难题,可他掩在长指下的颊面却无可避免地透出了红晕。

 

“李泽言?你怎么了?”你惊诧道,想了一圈也没有想出任何能让他露出这副表情的原因。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你还是试探性地问了问“呃……脱掉西服外套让你这么感动吗?”

 

这次他连“白痴”都懒得骂了,一反往日干脆的作风,犹豫半天才开口“……你……”

可一个字结束,又没声了。

 

难得轮到你扬眉吐气,你学着他挑起眉,口气里得意洋洋的“呀,难得李总还有无法开口的时候啊,是不是怼完我立刻出sr有些不好意思呢?”嘻。

 

他看了你一眼,轻咳一声,似乎是等脸上薄红终于淡下,才无奈地找回状态。

“……白痴。”

 

 

12

这个游戏不友好的点在于,好不容易抽到的sr,却不是人家攻略里总结的极限卡。其实这都没什么,过不去关卡还陷入死循环才是真正恼人的。

等级不够开城市漫步,体力还用光了,没办法赚钱,就没办法抽卡。没有卡呢,就没法升级调查能力,调查能力上不去,又没钱去请新的专家,然后更加过不了关。

 

而这个游戏做得真实的一点,除了朋友圈电话短信以外,还体现在拍摄副本达不到2星时那些攻击性的语言。真实到你都替拍摄的主角感到委屈。

 

为李泽言的古董收藏拍摄时,有一条评论是这样的“又是李泽言,李泽言把你们电视台买下来了是吧”

也不在乎评论中主角会不会听到,你气急败坏地嚷嚷起来“嘿这什么口气?李泽言就是买下来了怎么着吧?”然后分享给朋友们,大家一起同仇敌忾。最主要的是,你需要和朋友们发泄自己攻略的男人被诋毁的愤怒。

 

等你怒气冲冲地回来后,李泽言慢悠悠地开了口“你不必如此的。”

“嗯?”你没反应过来。

“你没必要这么生气,拍摄不够好就等卡牌升级了再回来拍。”

 

没听到他的毒舌,你愣了半天,这才猜想是他听到了你先前的嚷嚷。他难得一见的温柔,搞得你不仅皮不起来,甚至还有些不好意思。

“我……呃……你是在安慰我吗?”

 

不对,这种时候怎么能说这种话呢,太破坏气氛了。你应该憋出此生最温柔似水的声音告诉他,生气,当然生气!因为在你心中不许有人诋毁他。

 

懊恼之间,你听到了他的轻笑。

“笨蛋,我是在安慰我自己啊。你实力这么差,我却同意你来拍摄,我得找多少个借口才能解释自己的判断失误。”

 

他的笑声低低沉沉,你很奇异地联想到了李泽言的布丁,焦糖在蛋羹上融化,暖乎乎的。

 

 

13

“哇——李泽言,第三章周棋洛的主场也有你的戏份诶”

 

下载这游戏多少天了,龟速进行第三章的你,终于又恢复了和李泽言无所不言的相处模式。你本就不是一个会存储怒气的人,更何况,连你自己也还无法处理那些不算熟悉的情感,不如先放任自流。

 

“噫,你还专门杵在那儿等我撞上去,你肯定别有居心吧!”

 

“是啊”他冷笑“我确实怀着想看看你能蠢到何种地步的居心。”

 

你不服气“什么啊,你自己看,你嘴角的笑容都快掩饰不住了!”还敢说嘞。

 

李泽言这个人,嘴上不饶人,可字字珠玑,每一个标点符号都在用他的方法给你提示,为你指路。你把女主角察觉到李泽言是在教自己的一幕截了屏,给朋友们直播你的游戏进度。

 

我男人指导我把布丁冷藏起来,脸上还带着笑意,可爱!

我男人偷偷地把自己的布丁和我做的布丁交换了,可爱!

我男人吃了我的布丁,还批评我做得难吃……虽然有点欠扁,但还是好可爱啊!

 

这些话,你也会对李泽言说,但总归是带上了调侃的色彩。只有发给朋友们的时候,你才会真心实意地感叹,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好。

一个“好”字,总归是单薄了点。他的内心就像是一块宝藏,等着识货的人一层一层去挖掘,扒开裹在外面厚厚的保护层,用善意去理解包容,就能看到柔柔的光芒渐渐溢出。

 

关卡过得慢,虽然无奈,但刚好方便于你和朋友讨论得热火朝天。只是来来回回这么多次,你终于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李泽言,我怎么觉得……你最近有些奇怪啊?”

“嗯?”

“你最近……怎么说呢,突然变得……稍微友好一点了诶?”

“……你的脑袋是退化了吗,我从不刻意与人为敌。”

 

“不不不不不”你瞪大眼睛摇着头“我怀疑和华锐有交集的人中,被你骂哭的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

“你可能误解了一件事”他将手交叉在一起,显得轻松而惬意“我从不‘骂’人,我只会用最简洁准确的语言指出他们的问题。”

 

你翻了个白眼,决定不在这个问题上跟他争执。

 

“我的重点不是这个,而是,你最近居然都不会对我切出去聊天感到不耐烦了诶?”

“你知道我会不耐烦还不停切出去?”

“我故意提起其他人你也不会说我莫名其妙了诶?”你不理他,继续指出你的疑点。

“你都说是故意的,我还需要费劲开口吗。”

“我拍摄副本只拿到一星你也不会讽刺我了诶!?”

“讽刺你能拿到高分的话我早就这么做了。”

 

“李泽言!”你一拍桌子,不允许他再扯开话题“你再怼我当心我跟我亲友揭发你的存在!”

 

你和他早在最初就商量好对这件事保密,所以现在你把这个拿来当作威胁,自己也觉得没什么底气。其实说了这么多,你就是想掩盖住自己的胆怯与期待,可以用最正常而自然的态度问他一句“我们算是朋友了吗?”

而李大总裁不是个会臣服于威胁的人。他好整以暇地勾起唇角,一点儿也不在乎:“请便,你可以试试她们会不会相信。不过信了也好,看你还怎么把我是你男人这种话天天挂在嘴……边……”

 

话没说完,画面里的李泽言和你都瞪大了双眼。你的脑袋里嗡了一声,似是浑身血液冲破牢笼逆流而上,烧得你头晕目眩。

 

“你、你、你是怎么知道的啊——!?”

 

TBC


21 Jan 2018
 
评论(7)
 
热度(38)
© 及时行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