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我的時候,就不要找了吧。
★头像by赭凉
 
 

【恋与制作人/白起x你】你的名字

☆白起x你

☆女主角名字是安妮,给达摩的!

☆虽然题目叫《你的名字》,但是和穿越时空真的没什么关系(


—————————————————————


和白起认识久了,我突然意识到,白起并不经常叫人的昵称。若非必要,他可能连别人的名字都懒得念。

 

举个例子,就说那韩野吧。很多时候他对白起的那股亲密劲儿让我都能醋上片刻,可每每看到白起对他的态度——“喂”“哎”“滚”……我的心头就油然升起一股同情。

再说说那警局如花似玉的小姐姐们,未交往前我曾踏足警局好几次,见识到了白起那丝毫不怜香惜玉的态度,如非我是被特殊对待的那一位,恐怕玻璃心早已碎过八九十回了。

 

后来我开玩笑似的跟白起提起这件事,本意是想调侃他看他脸红的,结果这位钢铁特警拢起眉心,握紧了我的手把我拉到他面前,无比严肃地告诉我:“你的心不会碎,我永远不会给你这个机会。”我就认输了。

他琥珀色的瞳孔像阳光滋润下储存着魔法的宝石,他看着我,就是在对我念咒,倾心咒依恋咒深情咒,怎么可能会有人抵御住他的咒语呢。

这下可好,温度上升煨红了脸颊的是我,心中又酸又甜恨不得抱住他哇哇大哭的是我。我埋在他怀里用头拱他,只求他能同样感受到我百分之百的爱恋。

 

若说我没有为此沾沾自喜过,反倒显得虚伪了些。我喜爱白起,他是我心中的白月光,所以我同样期盼自己是他的朱砂痣,还不能是额间的,得是珍藏在心底的。

好在命运真的让他许了我所有真情。

 

正式交往确定关系的那一天,他又揣着无比认真的俊脸看着我,仿佛万千世界过眼只我一人留心的架势。我怀疑他发现我无法抵抗他的那双眼,所以一有个什么事儿就一眨不眨地看着我,看我兵败城倒溃不成军。

他说:“我……可以叫你的小名吗?”

我一愣,心想这是特别需要询问的事吗,当即开始反省是不是自己没有给够他安全感,边回忆边点头。

然后我就听到白起唤了一声:“妮妮”

 

我顿时软了腿。

 

交往前,他都是连名带姓喊我“安妮”的。不说有多么甜蜜,倒也不会冰冷僵硬,我以为喊全名是他的习惯,再加上总是被朋友戏称为迪士尼公主的名字,倒也不会觉得生疏。结果现在他这么一唤,整个嗓音染了春色,带起一江春水,搅得我整个心房开了花,连血液里都是温暖的复苏之力。

我终于知道他为何不叫人昵称了。这个男人,愿意喊你的时候就已经剥去层层盔甲,把毫无保留的心脏捧献与你。简单几个字,咬字吐息之间都是亲昵,一撇一划都在诉说着他爱我。

 

我非常艰难地抓着白起扶我的手:“白先生,你知道你刚才的声音有多么苏吗?”

他噎了一下:“苏?是什么意思?”

我只好细声解释:“意思就是特别特别好听,好听到我腿都软了,现在只想找张床拉你上去。”

 

这一解释,他闹了个大红脸,我贪看,可还是要说清楚。

“白起,你以后,绝对不要轻易喊人小名或者昵称哦。”

他拧眉:“我没有。”

我摆摆手,目不转睛看他:“我知道,但告诫还是需要的。”

他更加不解:“为什么?”

 

我叹口气,知他定是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所以又细声细语“因为你唤我小名的时候,我只想把你藏起来再不让别人瞧见,如果你喊其他人,我怕别人会跑来和我抢你啊。”

话音未落,白起就凑上来亲我。唇齿之间用了劲,咬疼了我,像是在惩罚我莫须有的担忧。边亲他还边让这春色浸入我肺腑“妮妮,我这辈子,只这么喊过你一个人。”

 

那时间,我的脑海跑过很多词汇,什么色令智昏,金屋藏娇,最后全部化为唇舌纠缠,久久不能分开。

 

 

立春以后,恋语市的天气也开始渐渐回暖,我脱去被白起盯着穿了一冬天的羽绒服雪地靴,重新换上了我的短裙呢子大衣。怎么说也是年后的第一次约会,不好好打扮一下还算是新时代的都市丽人吗。

 

白起对我的口红色号从来没有研究,也认不出来加了粉和加了橙的红有什么区别。但我多机智啊,每次涂了不同颜色气味不同质地的口红以后,只要看他的表现就能知道哪个更合他心意。

如果约会时他多在我唇上流连几眼,如果我在外面讨要亲亲撒娇时他不多加抵抗,那么今天这色就算对了他的眼,哪怕他自己并未察到。他百般无奈把唇凑过来的时候,说不定还在奇怪今天的我为什么这么有魅力呢,嘻。

 

都说女孩子打扮应是为了自己,穿着妆容皆为自己欢喜,而非为了讨好谁、给谁看。我深谙这个道理,也都遵从了内心选择。只可惜等有了白先生以后才发现,我还是多了那么一个想要讨好的,想要他眼中光芒为我绽放的人。我把他放在心上,自然而然希望他被我吸引,此后,还要一直为我着迷。

 

过年七天,这还是白起第一次调休,我拉着他做了一个完整的约会计划。说是计划,其实就是去我想去的地方,白起虽然行动力十足,但这种时候总会惯着我的。

两年前,脱兔的作品宣布影视化,成功成为了今年的贺岁档。这部作品我期待已久,先不说脱兔是我最喜欢的作家,她这本书里的女主角叫“蓝妮妮”,光名字就让我暗爽了一把。哪怕我已经是自己生活里的主角了,可谁不期待仿佛被写进书里这种殊荣呢。

 

打扮好出门的时候,已经换好鞋倚在门口等我的白起抬头看我,果然下意识地在我唇上停留了一会儿,我心下暗喜,想着今天的撒娇必定十分顺利。只是他的目光转到我的衣服上,立刻写满了三个大字“不赞同”。

我先发制人,扑过去抱住他的胳膊“打住!我知道你又要说我的衣服!但今天可是年后我们第一次约会诶!”

他一点也没在意我最后那句:“约会什么时候都可以,你知道我要说还穿这么少。”

我不服,嘟起嘴对着他:“谁说什么时候都可以的,过年前是情人节,你值班,过年放假你值班,我独守空房多少天,就期待这次约会多少天了!”

 

我是故意的。

作为一个准警嫂我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虽然会失望却也不会太难过。只是偶尔搬出这个理由是真的很好用,看着白起眼中升起的愧疚,我压下心疼与不舍,继续噘着嘴凑过去:“而且这次咱们是去看电影,不在室外走,不会冷的!好嘛,白起,白先生~”

 

他是喜欢我叫他先生的,再加上女色和愧疚三管齐下,白起很快败在了我的撒娇功下。他重新换上拖鞋走进里屋,拿了一件我的厚大衣回来。

“如果冷了,就把这件穿在外面。”

 

他让步,我当然不会拒绝了,于是喜滋滋地找了个袋子把衣服装起来。白起很自然地接过去,拉起我的手:“走吧。”

 

 

这部电影是一个关于救赎的故事。

年少时期无意中救了男主角的女主,在此后的人生中不断地被男主所帮助。她一直觉得男主是自己的救星,Lucky Star,却不知自己在男主心中才是所有一切的救赎,世界的开端。

 

电影结局我哭得稀里哗啦的,男女主角的俊脸美颜被我加上了我和白起的滤镜,满屏的樱花瓣都像是银杏叶,触景生情,白起的新衬衫上全是我的泪渍。

电影结束以后,他陪我在放着片尾曲的影院坐到清洁人员进来打扫。我捏着他的手,借着微弱的光芒从手机自拍镜头里看自己褪下红肿的鼻头,然后心满意足叹了口气:“不愧是脱兔的作品啊,剧情和人物形象真的没话说,就算是那么老套的题材也能写得精彩……这次电影改编得不错,你觉得呢?”

“挺好的。”他比我还要仔细地看我的脸,然后心疼地触摸我的脸蛋“怎么哭得这么厉害”

 

出了影院,我俩一人手捧一杯饮品,他的是不加任何佐料的无糖红茶,我的是半糖海盐乌龙茶奶盖,明明大楼里热得直让人冒汗,我却只能要一杯常温,还是好几个亲亲抱抱外加每天多半个小时健身房这种割地赔款条约换来的。

 

我拉开了话夹子,兴高采烈地说回了刚才的电影:“你觉不觉得刚才男主护着妮妮的样子帅呆了?”

白起木着脸:“蓝妮妮。”

我猛点头:“对对对就是她,哇我好喜欢这种剧情,妮妮一脸惊愣的表情也太可爱了吧!”

白起又出声了:“蓝妮妮。”

我以为他是在提醒我女主的全名,没当回事。刚要继续说,突然琢磨着有点不对,但因为太激动,还是任思绪顺了下去:“最后男主和妮妮能HE真是太不容易了,真想看脱兔写续集啊……”

这次白起直接站住了,我的手被他握在掌心里,这一站直接带得我身形一顿,差点把奶茶洒了。我惊愕地回头,看着这个明显在不高兴的男人:“怎么了?”

他维持着刚才扶我的动作,一字一句地对我说:“是蓝妮妮,不是妮妮。”

 

这下我明白了。

 

我费了好大劲才忍住不停向上爬的嘴角,努力管理着自己的面部表情:“你的意思是……刚才的女主角叫蓝妮妮,不叫妮妮?”

他沉默,眼神开始游移。

我觉得我快要控制不住笑意了:“所以……你希望我在说剧情的时候,不要省略,而是叫她全名蓝妮妮?”

他继续沉默,只是耳朵开始染上朱红。

 

我也不顾这是不是商场了,扑进他怀里,我笑得整个肩膀都在抖。半晌我抬起头,看着这个满脸通红却移回目光的男人,心里满是柔软。

“白起,不要在意这些嘛,名字只是一个代号,又不是特指哪个人。现在我只是恰好叫妮妮,电影里的女主角也只是恰好和我同名而已。如果我叫珊珊,叫悠然,你对我的称呼就要变啦。”

“……我知道。”白起看着我,好严肃好认真,虽然红着一张脸令这种气势大大减分,他依然坚持力挽狂澜:“可是现在,你就叫妮妮,你就是妮妮。名字虽然只是一个代号,但我喊妮妮,喊的是你,只有你。”

 

不是名字赋予人存在,而是人赋予了名字意义。

 

因为他爱我,所以这名字在他心里扎了跟,在他口中有了温度。

他念我,念的是他能想到的一切爱语。

世界上有千百万个妮妮,可只有我是他心目中的唯一。

 

这话由我说出来可能有点不要脸,但我原本扬成弯月的嘴开始下垂,刚哭完一鼻子的泪囊还很发达,他话音刚落就挤出了一连串的泪珠子。

白起被我吓到,手忙脚乱给我抹眼泪:“怎,怎么了?是不是我说错了?妮妮?别哭了好吗?告诉我怎么回事?”

 

一声一声,唤得我心都要化了,只想化身绕指柔,把他的人他的心,他的每一根手指头都缠得严严实实。我没有回答他,只是再次埋进他的怀里,也不顾宝贝的奶茶会不会洒了,去他的奶茶,我现在只想狠狠抱紧这个男人。

我闷着声音乱嚎“嗷——白起白起白起,我真的好爱你啊!”

他不再吭声了,只是用那温暖的大掌,一下一下地轻拍我的背,用他最拿手的安抚大法。

 

我还没告诉他,在我心中,也只有这么一个白起而已。

虽然我猜他早就知道了,但我依然会告诉他,希望他能感受到我百分之二百的爱恋。


END

22 Feb 2018
 
评论(6)
 
热度(92)
© 及时行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