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我的時候,就不要找了吧。
★头像by赭凉
 
 

【银魂/银月】妖魂物语 10

CP:银月

除妖师银X九尾狐月


趁着白色情人节还没过去!年更选手终于来更新啦!!

还在等我的小伙伴,久等了_(:з」∠)_

这一章算是一个过度,但却是两人感情大步进展的一章!可喜可贺!


01-05  06  07  08  09


————————————————————


“嗯?我只是一个家门口没有卖才不得已跑到远处来买草莓牛奶,然后不小心迷了路,遇见了一些牛鬼蛇神追杀一个小孩儿灵体,又看到了两个恶霸欺负小动物的普通人哦。”

 

男人扬起一个吊儿郎当的笑,怒火愈加炽烈。

 

少年并没有指出,这里其实是布下了凤仙给的结界,先不说打开,就连找到都得费一番功夫的事实。他看着这个男人,察觉到自己战斗后还未平息的血液又将沸腾。

 

>>>

 

月咏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顶完全陌生的天花板。没有她看惯了的自己房间印着红梅的灯盏,也不是每日睁眼后熟悉的头顶布局,昏昏暗暗的房间让她有片刻的恍惚与空白。

只可惜长年累月的训练本能不允许她享用安逸,神志开始清晰,大脑重新运转,她在下一刻凝息聚气,浑身肌肉在警惕心觉醒的前一秒就做好了战斗准备。只是伴随意识回笼一同降临的还有令人难以忍受的剧痛,低喘冲上喉咙,她在声音溢出唇瓣前硬生生地咬牙制止了自己。

 

她的意志力在下降,这是一个很危险的变化。

 

很快,安静的气流告诉她这里的环境暂时安全。多么令人庆幸的认知,她可以放心大胆地命令自己放松身体,毕竟浑身紧绷只会令肌肉负荷更重。月咏逼着自己深呼吸,努力不被淹没在一波一波上涌的痛苦中,可她很快发现这只是徒劳无功,她的身体仿佛被扭曲扯碎然后放在火中烧灼,不论如何抵抗,也完全无法逃脱。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是否还完好,自己现在,又是以哪一种形态躺在这里。

 

她……还活着。

在拼上性命殊死搏斗之后,竟然还留有一口气。这里不是凤仙的监牢,毕竟那儿只有血与绝望,可不是柔软的被子和舒适的床铺得以存在的地方。现在,她甚至感觉到了伤口被包扎的触感。她被救了?怎么可能?

 

脑中飞快地搜寻了排行前列的可能性,月咏倒抽了一口凉气。

她能得救,最有可能的就是日轮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为她求情,可这偏偏是她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她不要她为了自己低头屈服,更不要她为了自己放弃尊严!

 

月咏挣扎着想要坐起身,她现在只是动一动手指都痛到眼前发黑,但失去日轮的消息只会让她更快地陷入绝望。就在这时,她听到一个熟悉的,此刻竟然异常想念的声音:

“喂,你怎么起来了!”

 

声音的主人手里似乎提着东西,那一大团物品和塑料袋摩擦着一起被抛了出去,落在地上发出了“咚”的一声。很快,一头乱糟糟的银色卷发出现在了她的视线内,男人奔过来小心翼翼地扶住她微颤的身躯,手忙脚乱地把枕头立起后,帮着她坐好靠了上去。做完这一切,他才又像是被烫到一样弹开了手。

“呃,啊。”坂田银时垂下头,挠了挠自己的后脑:“你别担心,别乱动,日轮没事。”

 

听到在意的字眼,月咏睁大了眼,一眨也不眨地看着他。

 

“我和日轮做了笔秘密交易,她把凤仙给你的任务告诉了我。你可能会怪我擅作主张,但我不会为此道歉的。只是我赶到得太迟,才让你受了这么重的伤……抱歉。”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日轮没事,我们的交易是利用我的能力完成的,不会被任何人知道。只要她不露馅,凤仙应该就不会为难她,这几天我也有暗中观察过,她的处境还算安全。”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一直没有抬起头。声音沉了下去,一点也不像往日没正经的样子。他像是知道此刻比起嘘寒问暖,只有日轮的平安能让她平静,所以长话短说把日轮的现状交代得一清二楚,对涉及自己的细节却含糊略过。

 

“……交易?是什么?”她费了好大劲才把这句话说出来。

 

“这个不能告诉你,抱歉。但不会危害到日轮,你放心。”

 

“你确定没有被任何人知道?”

 

“除妖师如果没有一两手是活不下去的。况且目前她没有被囚禁,我们也没有被监视。”

 

“……我昏迷多久了?”

 

“从那一夜起满打满算你才睡了不到两天,对一个重伤患者来讲不是一个好现象。”

 

“但对妖来说,足够了……”话一出口,她立刻注意到男人不赞同的眉峰拢起。“不用在意,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绷带下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我可以感受到,所以……”

 

安慰担心自己的人,她以前也做过,只是对象通常只有日轮,所以被担心这种事对她来讲依然显得陌生。月咏抿抿干涩的嘴唇,犹豫着要怎么把话接下去,而下一刻,守在身边的男人已经迅速地端来了备好的水杯。

她愣住了,不由自主地盯向他的眼睛。

 

坂田银时依然没有抬起眼。也许是膝盖的裤子破了洞,也许是脏了也看不出有什么区别的黑色鞋子出现了污渍,也许是脚踩的地板凹凸不平,总之,下面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他的目光,他的视线被胶着着就是不肯分给她。

月咏抬手,想要接过水杯,男人让她虚软无力的手握住了杯子把儿,却没有放开,而是就着她的动作帮她完成了喝水。等到嗓子不再灼烧疼痛,她尝试着出声,流露出的话语是她也不曾想到的轻柔。

 

“你真的不必担心。从我有记忆开始,受伤的经历不算少,只要没有死,就绝对不会有事。睡多睡少对我来讲是一样的,只是妖力的恢复过程会比较难耐而已。不过……谢谢你,银时。”

 

这是自重逢以来,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有一瞬间,和他记忆中那个略显稚嫩,却同样温柔的声音重叠到了一起。他度过了无数个孤独而煎熬的夜晚,曾经的回忆是他的动力,却也是让他沉迷的毒药。如今,他仿佛终于有了踏上未来的勇气,他的时间,终于开始再次转动。

 

“多亏你,我现在才能坐在这里。你瞧,我已经变回人类的身体了,说明我的力量有所恢复。如果依然是狐狸形态才危险啊。”

 

银时顿了一下。他想起第一时间为小狐狸包扎完毕后,面临的后果是第二天突然变大、把绷带都撑开了的光裸女子。只可惜她一身惨不忍赌的伤让他无意心猿意马,只恨自己没有到得再快一点。但现在,把这件事情坦白出去铁定不会有什么好的发展。

 

“咳。”他轻咳一声,决定继续刚才便想说的话题:“这是……”

 

“嗯?”

 

“这还是死神太夫大人第一次叫我的名字呢!”银发的天然卷抬起头,操着一口恢复了浮夸演技的轻松嗓音,冲她露出一个贱贱的笑容。

 

他等着她的懊恼和飞来的眼刀,却不料她只是随他一起勾起了唇角:“说不定也是最后一次啊。”还没等他的笑容垮下去,她迅速而干脆地恢复了往日的面无表情,把话题转了回来:“说回正事吧,我还有很多要问你的。首先,这里是哪里?我失踪了快两天,凤仙那里是什么反应?以及,你是怎么救我出来的?那个天狗族的可不好对付啊。”

 

坂田银时再次抓了抓脑袋,这次的动作和刚才便是天壤之别了。他面前的女人太擅长于察言观色,太习惯于善解人意,怎么会不知道他心底的恐惧。她感谢他,没有拒绝他帮她;她叫了他的名字,同他开玩笑,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想告诉他自己还活得好好的。而且,她成功了。

 

坂田银时感受着身体重新开始回暖,终于得以拿出他平日的状态:“哎…多狠心的家伙啊,就不能对救命恩人再温柔一些吗!”看出对方眼带威胁,他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好啦我说我说……这里是日轮私下买的房子。”

 

月咏吃了一惊,只是男人没给她缓冲的时间。

 

“你接到任务之后,我便秘密联系过日轮了。我们的交易里包含提供情报这一项,更别提她是真心想救你……”他想起日轮那毫无惧色的美丽脸庞,心底感叹了一句“可怕的女人”。

“她告诉了我接客高楼的位置,还给我详细讲解了那里的机关。除了你们安排她离开的那一个,还有另外几个通道可供应急。多亏了她的情报,我才能带着你从那个天狗族手里逃出去。之后避开守卫,走地道,来到这个房子,没有她在明处演戏配合,恐怕也无法这么顺利。”

 

“你说……这个房子,是日轮私下买的?”

 

“对。具体我也不清楚,似乎是很久以前她经过多人转手,然后用他人名义买下的。”

 

月咏沉默了片刻,继续问道:“也就是说,在我和日轮商量怎么执行任务的同时,她还瞒着我和你合作了?你怎么就能保证她一定安全!?”

 

她的声音有些不稳,银时叹了口气,耐心解释道“我之前也说过,我能保证凤仙绝不会知道日轮和我有联系,因为这是我这一行的秘术。战斗之后,死神太夫被不明人士带走,而日轮毫不知情,凤仙不会难为她的——倒是你,从此以后就跟我一样见不得人啦。”

 

“那你呢?”她问:“你……没有受伤?”

 

那一夜,那个天狗族的橘发少年宛若开启了开关的杀人机器。和月咏的战斗没有耗尽他的体力,反而让他更加兴奋。但也多亏上一场战斗的消耗,能让他在抗住几个攻击后,带着重伤的小狐狸逃离了那个修罗战场。那不是一件易事,但他不打算细说。

他没有受伤,却在看到浑身浴血的女孩儿后目眦欲裂。太痛了,记忆与现实双重冲击,他的嘴里都是腥味。

 

“没有。”坂田银时摇摇头,咧开嘴笑着:“如你所见,我逃跑的本事还是很厉害的。怎么?死神太夫终于懂得感恩了?愿意心疼人了!?”

 

她没有理他,只是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仿佛呼出了一身的担忧和恐惧。

 

“不过,还有一件事得告诉你。”他突然想起什么,重新开口:“你记不记得之前我抓到的那个,喊着要找妈妈的小鬼?高楼被布下了结界,我在打开结界之前先撞见了他。那时他正在被追杀,而追杀他的,正是那时攻击我们的黑影。”

“月咏,你觉得是谁,在攻击了我们之后,又来攻击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鬼?更别提他已经死了,对方连他的灵魂都不想放过啊。”

 

似乎有一个呼之欲出的模糊答案悬在心头,藏在冰冷的迷雾之后。

 

月咏觉得背后冒出冷汗,灰暗的预感挤满了心头。她咬了咬牙,突然冲银时发狠道:“坂田银时,你离开这里吧。我没有幼时的记忆,不知道和你有过怎样的过去,但你不要再对我抱希望了。趁着凤仙还没有发现这里,你可以利用密道离开吉原,然后离开江户,永远都不要再回来!”

 

又来了,她到现在还没有放弃让他退出,还想和他撇清关系。但他一点都不生气,甚至因为她的话语而心生狂喜——这些日子的相处没有白费,他的努力她都感受到了。

坂田银时露出轻狂的笑意:“别自恋了太夫,你以为我留在这里只是因为你吗?孩子被阻止见到自己的妈妈,甚至连死后的灵魂都要被摧毁,这个地方,存在得毫无道理!”


TBC.



14 Mar 2018
 
评论(16)
 
热度(22)
© 及時行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