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我的時候,就不要找了吧。
★头像by赭凉
 
 

段子-混杂CP

基本上每两天会有一两个段子。集合一下当做DAY-2的。 


1.#佐樱#

结婚多年以后,他除了婚礼时说的那句我爱你以外,再也没有什么语言上的表态。但是身为妻子,怎么可能不想听丈夫的甜言蜜语呢!闲下来的时候,樱总是会这样默默感叹道。那天,她趁着佐助带沙拉娜出去修行时展开了大扫除,意外的翻到了一个相框。那是佐助与鸣人和好后七班再次的合影,他们三人和卡卡西老师一人保留着一张。而这张是佐助的,她从没有看到过——在她的身影下有着有些泛旧、熟悉的丈夫的笔迹——「宇智波樱」


2.#宁天#

 谁都不知道,天天年少的时候,曾经很喜欢队里的那个男生。更不会有人知道的是,除了是练习对手之外,他们曾经还自然而然的在一起过一段时间。那天两人的训练结束以后,宁次倚靠在树下休息,白色的眼眸半垂,在飘散的粉嫩花瓣之中像是樱花树的精灵。人们皆知他冷峻强大,她却总是能在他身上看到温柔。她拿起水壶递给他,宁次接过喝下一口,见她依然瞧着自己,便伸出手拂去她额上的汗,微微一笑道“如果未来是这样,倒是也不赖。”——未来。天天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又睡着在了自己冷清的武器铺里。她坐起身,转过头又看到了放置在显眼位置上三班的合影。然后伸伸懒腰,擦去脸颊上的泪水。


3.#日向兄妹#

 她从来没有一次拉过他的手。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人还是明明小小年纪却出落得自信俊朗的孩子。大人们领着一起回家的时候,雏田偷偷地跟在最后,犹豫了很久才鼓起勇气想要拉住哥哥的手,快要伸出去的时候,男孩子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用眼神询问着。她的脸变得通红,把软糯的小手藏在身后,摇着头躲在了父亲的身边。后来,宁次哥哥因为分家的缘故开始仇视宗家,她伸出的手是为了勉强挡住攻击保住性命。再后来,她从来没有不喜欢的宁次哥哥挡在了她的身后,用身体扛住了致命的攻击。她哭着,颤抖着,明明想要伸出手,去感受那人是否还有生命力的存在。只是,男子合上双眼,垂下手臂,她即使拉住那双保护了多少人的手,也再无法感受哥哥的温度。


4.#冲神#

 税金小偷做什么都要和她比,跟她抢。“臭小子这个鸡腿是我的给我吐出来啊啊啊啊啊”“太天真了没有实力的人没资格吃上饭”;“哇哈哈哈我10发全中税金小偷跪下求饶吧”“仔细看清楚本大爷最后一击可是直接命中两个的!”;“这个死胖子是我打倒的阿鲁!”“醋昆布女你的眼睛被昆布糊住了吗明显我的刀痕更多啊”“你的眼睛才是被悲痛自己交的税都被你们这种人偷走了的人给戳瞎了吧明明是我的拳印更多!”“胃是无底洞原来连脑袋里都是洞吗数数对你来说是天书吧”——终于,她被他惹毛,冲上去对他拳打脚踢,却依然无法讨到便宜。那人挡住她的拳脚还露出了欠打的微笑:“臭丫头,能做你对手的除了我还有谁啊”


5.#冲神#

 银时在看jump的时候看到神乐怒气冲冲的拿着一摞书进了壁橱,一直呆到了傍晚夕阳笼罩,又气势高涨的往出走。“神乐,你干嘛去?”有点好奇。“可恶啊啊啊小银你不要出手这是我和税金小偷的决斗啊鲁!今早臭小子亲了我10分钟!我不服!经过这一天的小☆书学习我一定能反超过来!”
…嗯,到了嫁女儿的时候了呢,银时爸爸欣慰又心酸地想。


6.#普洪#

 “嘿基尔,我写了一首诗”伊丽莎白学着他的语调:“要不要听听?”  
然后,还未等到回答,便抢先开口“今天天气真是不错,蓝天白云,青草红花。如同宁静的女神降临,倾诉心声。没了!”她可能是在害羞,想要说些什么,却遮遮掩掩的。不过,她果然还是没能忍住“好吧我承认!还没有完!……下一句是,嘿基尔,我喜欢你,要不要去约会呢?”
“…你看!我都这样说了……”褐色头发的少女终于气息不稳“你回来好不好”
男性化的房间里除了她再无他人。



25 Nov 2014
 
评论(13)
 
热度(58)
© 及时行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