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我的時候,就不要找了吧。
★头像by赭凉
 
 

【魔勇】雨

原作:打工吧!魔王大人

CP:魔王勇士 

百日BG推广-DAY4

 

这一篇时隔比较久啊……

 

>>>

 

屏幕中的天,下起了雨。

 

连成线的水珠像是蔓及世界的瀑布,倾盆而下。放眼所能触及的地方皆被灰色占领,连行人花花绿绿的伞也无法驱散这片阴霾。男主角的脚下有被雨水打落的花瓣,蹲下来细细看也许还能发现它原本的颜色,可是,谁会那样做呢。

 

女主角身处的咖啡厅放着的旧时代大提琴音乐被放大。缓优美舒缓的曲调,略显飘渺忧伤。但是一点没有让人感觉到放松,反而燃起了一股焦躁。

 

 

烦死了。


真奥贞夫稍微挪了挪屁股,缓解自己僵硬的肩膀。

 

现在的,一切,他一点儿也不喜欢。

 

 

 

说起来为什么要挑今天与芦屋来电影院啊?

都是芦屋的错。嗯。

 

都是因为他说由于过度打工导致魔王现在就像一台机器浑身充满应对客人机械般的笑容没有一丝活力这样下去以后还怎样征服安特·伊苏拉什么的…

但是自己也确实放松了警惕觉得现在稍微资金充裕了一点就可以来放松一下消遣消遣…

而且他确实最近打工过度导致整个人恍恍惚惚连吃饭都像是在嚼蜡一样…


但是,为什么偏偏是今天呢!?

 

坐电车来到了市中心的电影院,发现上映的清一色全是爱情片。犹豫要不要走的时候遇到了和朋友来玩的小千,被劝说着一起放松心情。在电梯门口商量看哪一部的时候电梯门打开了,进来的竟然是和铃木梨香一起的游佐惠美。

 

勇者和芦屋的剑拔弩张过后,大家全选择了同一部电影。


就算都是爱情片也要精挑细选,而且对爱情片的好坏的认知程度都差不多。不愧是女人呢。

而且,就连座位的抉择都要抽签决定。

 

明明只要分开坐就好的,却总是有人提出这样那样的不同意见。又希望自己能和谁谁谁坐,又希望朋友能和谁谁谁坐。

拜托,你们是来看电影的吗?


争执到最后的结局就是在纸条上写了数字,每人抽取一张,按照数字的排列坐。

简直,无聊透了。

 

真奥贞夫百无聊赖的四处张望时,却看到了同样因为无聊而打起哈气的游佐惠美。红色头发的女孩儿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先是一愣,似要退缩的目光又佯装不甘示弱地瞪了回来。只有泛红的耳垂出卖了她。


啧,无聊。


>>>

 

电影讲了一个初恋分别多年得以实现的故事。


用日本比较流行一点的词汇来讲的话,就是傲娇。

明明喜欢就说出来就好。明明不喜欢就拒绝就好。明明有话要说用电话就好,非要搞什么当面才能传达心意,然后路上又戏剧性的出事儿。


左手边的芦屋已经用掉了第四包纸巾,长镜头的暇隙中还能听到或起或伏的哭声。


就在他偷偷看了第7次时间时,他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轻微的撞击到了他的肩上,并且就此停留。他有片刻间的呆愣,伸进口袋里的左手本来要握着手机伸出,却莫名其妙停了下来。电影的男主角仍然危在旦夕,BGM还在继续,哭声还未停歇。


他转过了头。

闻到了洗发膏的香味。


那是游佐惠美的红色头发。


是的,他的右手边就是游佐惠美。虽然小千很想要与惠美换一下座位票,却被铃木梨香以说好抽签就要遵守的言辞拒绝了。明明他才是要苦恼的那一个好吧,她们到底在激动什么?


——如果还在安特·伊苏拉,她的头发会是战火与硝烟的味道吧。

 

意识到自己在走神,而不是推开她的时候,真奥贞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缩开了肩膀,并且飞快地伸手略带粗鲁地将她推开。熟睡的女孩儿身子晃了晃,脑袋牵耷在了一边,红色的头发遮住了半边脸,屏幕的光在上面上演了一出跑马观花。

 

大抵是睡得不舒服吧。她几次迷迷糊糊将头直起,随即再次歪下。终于在最后一次连带着身体也一起歪斜的时候——真奥贞夫轻微地侧过身子,用肩膀支撑住了她的脑袋。


当然。之后他就后悔了。


觉得无聊就别进来嘛,虽然他也没资格说她就是了。可是他至少没在观影中睡着啊。也没有像这样——一点戒心也没有的,将头靠在敌人的肩膀上,还有口水从嘴角流出,滴落在他的衬衫上。

 

好恶心。

好想推开她。

好想粗鲁地叫醒她,嘲笑她,奚落她,打击她的自尊心,看她窘迫的脸红含泪,再也不能露出这么安逸的表情。尤其是在他的肩膀酸麻到不是不想动弹而是动弹不得的这个时候。

 

但是他依然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既想要破坏她的安逸,又想要守护她的安逸。

与决定用好不容易恢复的魔力去复原被破坏的城市的心情不一样,有一种,还想要再看的感觉。

 

她的睫毛长而浓密,闭上的眼睛有着好看的弧度,因为靠在肩膀上导致红唇微张,随着呼吸有着轻微的闭合。脸颊上涂了粉,又白了一层。不过其实他觉得小千那种健康的肤色才算好,但是如果如实说了,这位勇者大人一定会指着他的鼻尖对他破口大骂

——让他闭嘴,说他懂什么,说小心她使出圣法气将他就地解决。

 

还有这因为摩擦导致一团乱的长发。他又闻到了洗发膏的香味。

 

是什么花香吗?

 

>>>

 

两个小时的电影终于结束了。他在影院的灯光亮起来的前一刻将她叫醒。果不其然,清醒过来的勇者又是一颗没有去壳的榴莲。扎人,刺手。

 

她拽过他的领子,压低声音恶狠狠地威胁他,绝对不可以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芦屋也不行,否则就杀了他,连一个渣都不会剩,之类的。

 

真奥贞夫只是翻着白眼睇着她,然后指了指自己衬衫上被口水洗礼的印记,这个女孩儿果然又红了脸,咬紧牙关从包里拽出了纸巾,粗鲁的抹在了他的衬衫上。

 

真是不可爱。

 


更不可爱的还有莫测的天气。

 

所有人一起走出电影院的时候,天居然下起了雨。没有人带伞,小千查看了天气预报说是阵雨,所以决定暂时在室内等候。

 

芦屋和除勇者以外的女孩儿们兴奋地讨论着剧情。铃木梨香挽着惠美的手臂,兴奋地发表着感想“惠美,那个男主角真的好帅啊!!”

 

“哎?……呃,嗯……”

 

“惠美不觉得他帅吗!?把女主角挡在身后的那一幕真的帅爆了!”

 

“…呃、嗯!很帅哦”

 

“真是的——惠美一点都不热情嘛!难道……整场电影都在忙着和身边的人亲热了……?”

 

“拜托!怎么可能啊!只有这个根本不可能好吗!!”

 

……


真奥贞夫的身边也围着小千和芦屋,不停地拉着他加入他们的话题,就像是围着一颗胡萝卜打转的两只兔子。只有胡萝卜一脸倦色,不耐地活动着肩膀。

 

拜托了,雨快点停吧。电影的大半部分他根本没有注意,也不想再被拉着谈论男女主角的感情有多么真挚动人了。

 

“抱歉!芦屋,小千!肚子有点饿了……我去附近的便利店买点什么”

 

“等…真奥哥!外面雨还没有停啊——”

 

“真奥大人请稍等!!至少——至少让我这外套作为您的披风——”

 

把两个人的呼唤抛在脑后,他飞快地跑了出来。冰凉的雨水浸透了衣服,口水的印记也基本被抹消。衣服黏在身上,虽然很不喜欢,但至少要比当一个被往出拔的萝卜要好一点。

 

他咬着刚买的咖喱炒面面包,尽量在屋檐下避着雨往回走,慢慢地,悠闲地,尽可能地忽略雨声而去留意店家传来的音乐声,尽可能地回忆回忆无聊的电影情节,尽可能地回想无聊的男女主角的脸,然后尽可能地忘记那股不知名的花香味——

 

然后,他看到了蹲在路边的她。

 


那是勇者,大概是受不了铃木梨香的打笑也跑了出来罢。


真奥贞夫撇着嘴耸耸肩,打算从背后悄悄的溜过——不惹事生非,再被她用小刀威胁他也会觉得烦啊。


就在他马上要走过去的时候,不知道在干什么的游佐惠美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她激动地直起身子然后四处张望,似乎在找谁想要分享她的喜悦,当然那人肯定不会是他。他收回眼角余光继续往前走,然后很糟糕的,听到了她一点都不动听的大喊——喂!!魔王!!


啧,就算发音相近也给我好好地发出“真奥”的音啊。

 

这样想着,他还是回过头。

 

“你快过来!快来看这朵花!”

 

“被雨水打落了,但是细细看居然是粉色的!”

 

“赶紧过来!现在还是完整的呢”

 

游佐惠美眯起嫩绿色的眼睛,毫无防备地冲他笑着,招手示意他过去。那一瞬间,他看到了和在安特·伊苏拉一样的强盛光芒,拉回了光明的天空。“难道是使用了圣法气……?”真奥贞夫这样想着,但是意外地,竟然不那么讨厌。

 

他向她走近。


“嗯…真的哎。”

 


END

By 玖月珥酒

 


22 Dec 2014
 
评论(14)
 
热度(54)
  1. 百日BG主页及時行楽 转载了此文字
    【打工魔王-真奥贞夫x游佐惠美】
© 及時行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