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我的時候,就不要找了吧。
★头像by赭凉
 
 

【野良神/夜日/环太平洋paro】

以前的文了,很短,很短,脑洞一枚,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野良神||CP-夜日


>>>


“有人说我身上流有怪兽的血,你认为呢?”男子一脸高深莫测的神情,冰蓝色的眼睛正对她的目光,让她有一种无可匿藏的不适感。并未等到她的回答,他低低嗤笑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去。

 

她听出了嘲讽,不知道是对她,还是对自己。

 

>>>

在餐桌上的时间总是愉快的,尤其是第一次通感之前。当然,如果能忽略那些明里暗里的硝烟弹雨的话。

 

“一歧小姐也真是可怜呢”坐在她旁边的男性用自己的叉子将盘子里的几片肉插给了她,然后随意的用手背抹了抹嘴,继续发表言论“虽然是新人,但是却要跟着夜斗那种搭档,真是辛苦了。”

 

基地的人来自世界各地,各有看不惯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可以理解。

但是,依然无法原谅用自己叉子来交换食物的家伙,哪怕他是好意。

好不舒服。

 

一歧日和不着痕迹的将肉推至盘子边缘,礼貌地笑了笑。她卷起盘中搀满诱人番茄酱的Pasta,大口的塞进口中。

 

“一歧小姐一定要学会怎样保护自己啊,跟着不靠谱的人可能连性命是怎么丢的都不知道。”

“如果方便的话,我可以教你格斗术啊”

“毕竟像我这种有着连胜记录的人,要比搭档全跑了的家伙靠谱多了”

 

“你说……搭档全都跑了?”

她不确定他们是因为容貌而讨好她,还是单纯地厌恶那人想要贬低他,亦或是二者都有。她还是针对感兴趣的一点提出了疑问,但是很糟糕的,这似乎给男人带来了莫大的热情。他微微睁大双眼,勾起的嘴角愈发上扬。他推开盘子,并未在乎被碰撞掉落的勺子,将一只手臂靠在桌子上以便更好地面对她——让她想起了博士们研究怪兽时的沉迷,那是一样的。

 

“对啊对啊,你是不知道,简直就像是邪了门了!所有跟他搭档的人都没有超过三个月的,而且听说都是自愿辞退的,但是啊!这些辞退了的人,要么退居到科学组,要么请求分配到其他基地,而且只字不提原因之类的——你说,简直就像是个邪神一样嘛。”

“不过啊”男性露出了一幅神秘兮兮,却扭曲的有点滑稽的表情“我听说啊,其实这人曾经亲手害死了自己的搭档——”

 

“够了!”

有人端着餐盘过来了,他将餐盘重重向桌子上一放,高大的身躯让日和与男子不得不抬起头看——这人,大黑先生?

“有空说别人闲话的话不如去祈祷祈祷下一次的怪兽进攻不要特别猛烈,也不至于让你一遇到大型怪兽就生病。”

 

“你!我才没有装病!我可是有着连胜纪录——”

“哎?谁有说你装病了吗?”

“你……”

 

已经败下阵来了呢。

一歧日和细细嚼着口中的食物,并不想太过在意这位先生憋红的脸。解决掉盘中的食物后,她站起来,却被一个扑过来的重量从背后揽住。还好,大概是螳野大人的力量在这时候帮了她一把,她踉跄了一步,并未将手中的餐盘摔出去,随即站稳。

 

“小日和~早~上~好~”

“啊,小福小姐,早上好~”说实话,她很喜欢这个女孩儿。前不久刚从训练生被选作驾驶员的时候,便是她给了她第一个微笑。

“啊!已经吃完了吗”粉头发的女孩子鼓起脸颊,佯装不满“还想你陪我聊聊天呢,跟我一起吃饭总比跟某些无聊的男人一起好!”

被嘲讽的人并没有做出反应,要应付大黑先生一个就已经很吃力了。一歧日和微微笑出声“抱歉小福小姐,下次我会挑你也过来的时候一起的。”

“嗯!”女孩子放开日和,转而在她移开时坐在了她的位置上。

 

转身离开之前,一歧日和听到了她的低语,像是乌云中的一束光,在嘈杂的纷攘声中异常清晰。

“相信你的搭档,那不是个坏家伙。”

 

 

>>>

其实,她也没有笨到会轻易去相信那位先生呢。

毕竟她是个新来的,才刚被告知大家的姓名不久。毕竟她听说,所谓的连胜纪录只是在两三次被需要作为替补去抗击小型怪兽时出击。毕竟,比起他她还是更愿意相信小福小姐。

 

并不是没有听说过她的新搭档的差评,只是她永远都没办法忘记被称作最强的那位女性的搭档的表情。

 

 

末日,是什么样子的?

六天的战斗,一批一批赴死的坦克,战斗机,飞弹,三座被毁灭的城市,原本的繁华被夷为平地,化为乌有。

这还不够。

有一天你突然接到一个任务,颠覆了你对世界所有的认知。那头不知是何的巨兽像是收割的死神在大肆暴虐,你所处的世界在你眼前毁灭崩塌,你亲眼目睹了一场场屠杀却无可奈何。

你看到一家人开着车开开心心地行驶在大桥上准备度假,突然出现的剧烈摇动使整个桥变得坍塌,车里的人们开始失重,他们惊慌失措地想要知道是怎么回事,却发现车窗外有无数车辆同他们一样竞相坠入大海,支离破碎。至亲至爱之人的尖叫与恐惧绝望的脸在脑海中放大,成为世界留给他们的最后一幕。

你的耳边回荡着队友们绝望的喊叫,还有领队疯狂的喊声,他在命令你不要害怕,继续从左翼绕紧攻击起大脑,只是这句话还没有说完,耳麦中被爆炸声填满,只留下了单调的电流音。爆炸的火光充斥着你的全部视线,眼睛似乎也在流血。你好害怕,好绝望,好想放开握着战斗机装置的双手放声大哭,你坚持不下来了,却没有办法停止。

当那头怪兽终于倒下的时候,你终于得以从战斗中走出。除了那庞大的尸体之外,只有一片废墟——天与地是一样的灰,万里虚无只剩下绝望。

 

可是这依然不够。

你发现你的父亲身怀巨大的秘密,你进入了怪兽的世界,你的搭档被咬死时剧烈的疼痛与不可置信,你突然醒悟时的被悔恨淹没……

是不是死了就好了。

是不是放弃就能解脱。

是不是…只有死亡才能赎罪?

 

 

“不是的——”

通感中的日和突然被自己的喊声惊醒。她转过头,看到带着头盔一脸凝重的搭档——自己的世界非常普通,他应该很轻松地观看了全程。

只是,他比自己想象地更要坦然地面对自己的记忆。

 

“喂,你不至于哭成这样吧”

 

下来以后的夜斗便开始嘟嘟囔囔“所以我就说这种新人小屁孩什么的一点都不靠谱啊…本大爷之前的搭档可从来没有吓哭啊喂!就算之前的搭档不想跟我组队也不用把新人塞给我吧!我可不想被哭哭啼啼的家伙害死啊…”

 

“夜斗先生!”

 

“干什么!?”不耐烦的男子趾高气昂地答道,不过可能这也是佯装出来的。

 

“谢谢你没有放弃,在这种时代,有你这样经验丰富的驾驶员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虽然你看起来有些不靠谱。”

 

“喂!我听到了啊!我听到你说我看起来不靠谱了啊!”

 

女子并没有就此被打断“跟着你的脑脉所看到的最后的记忆很混乱也很仓促…我想你可能是想要隐藏着什么……但是,我只是感受到了希望。”

是的,还没有熄灭的,想要拯救人类,为人类奋战的希望。哪怕曾经几度就要消失殆尽,却依然燃起了熊熊火焰。

 

“而且……我哭不是因为害怕啦!我只是……很佩服你,每一次与搭档通感时便要面对一次这样痛苦的回忆,你的频率却没有迷失呢。沉稳…而坚定。”

 

眼前的男子有着明显的怔愣,女孩子却没有动摇。她胡乱抹了一把脸,眼泪的痕迹和未干的泪珠还挂在颊边,却显得非常可靠“我想,未来,在夜斗先生找到新的能干的搭档之前,我会努力的。”

 

女孩子鞠了一躬以后便离去了,留下男子略带苦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小福和大黑打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还一前一后的勾住了他的肩“不错嘛,这次的小姑娘,看起来会成长为一个很棒的驾驶员呢。”

 

“……啊,是啊。”

 

 

-TBC?

 

21 Oct 2015
 
评论
 
热度(31)
© 及時行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