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我的時候,就不要找了吧。
★头像by赭凉
 
 

【剑网三/BG】段子合集-混合CP

☆4和5的丐唐是同一对儿,大概是个新的世界里的。

——————————————————————————


1. #双羊#

她吃醋了,听路过的小道童们说战争归来的师兄身边还跟了个貌美如花的女子,便赌气跑上论剑台把冰冷雪下埋着的梅子酒全部挖了出来。于是他找到她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喝得烂醉小脸通红摊在雪地里的醉酒姑娘。

多日不见,她太小看他的相思了。

道长无奈地笑,脱下外袍披在道姐身上,抱起她后席地而坐。他略带眷恋地搓揉了一下她冰凉的脸蛋,趁她迷迷糊糊半眯双眼的时候撩起她凌乱的刘海,然后俯身。有温暖的气息拂过她的眼皮,细碎的吻轻轻柔柔落在她的额头。女子突然睁大双眼,乌黑的大眼瞅了他半响,又负气般地移开“反正你对那个姑娘也会做这种事吧。”
“……哈哈哈”他忍不住笑出声,气息随着吻游移到她的耳侧“我只会对喜欢的人做这些事儿。而我心中,也只有那么一个喜欢的姑娘而已。”


2.#双羊#

平日里总是摆出高傲不可靠近样子的纯阳宫少女有一个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的秘密。习武结束之后,她在后山绕了几个大圈子来到了这个隐蔽的地方,拿出偷偷带来的早膳喂给了那只刚学会走路的白色奶猫——她对毛茸茸的小动物没有丝毫抵抗力。

少女摸着小奶猫的头“乖乖吃光光哦!人家最爱你了!”只是一回身,却是看到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师兄不知何时站在一边。她脸一红,刚要说话,倒见师兄拧住了眉,硬是让自己张了口“…喵!”


3.#双羊##BE注意#

幼时她最怕与师兄切磋,他修太虚她主紫霞,她总是被优秀的师兄快速近身几招之内打落手中之剑。只是师兄好似生性薄凉,切磋胜利也只是规矩行礼后退场,从未安慰过沮丧的她或是在严厉的师傅面前袒护过她。如今,她却最爱磨着他切磋,大概是不知何时认知到即使师兄冷颜也从未嫌弃过自己,大概是发现如果不做些什么的话他又会很快离开纯阳宫投入下一场战斗,每一次都好像会成为永别。

“你记住,被近身了最主要的是不要慌,三才化生或是九转归一推开敌人五方行尽。四象后可以接两仪,雨集一出更是有益。”某一天的切磋过后,师兄意外地多说了两句。
她心中暗喜,也难得撒起了娇“师兄又不是敌人。”
“嗯,我不是敌人。”他走到她身边,破天荒地摸了摸她的头,露出一个微笑。
大抵是从未见过所以尤其珍贵,仿佛以他脚下为圆心开始冰雪消融,万物染上色彩。

只是此后,她便再也没有见过这一番景色,连那未曾消融的淡漠,竟也成了绝响。


4.#丐唐#

这人连求亲的时候都在耍无赖。
新年第一天的一早,带领了丐帮的几十号人口把她家圈了个严实,而他本人就躺在她家大门口,眼底承着蓝天与她,嘴角噙笑“嫁给我吧,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我的几十号兄弟也不会让开,你三个亲爱的妹妹也出不去门,今天街上可是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哦~反正你不答应她们啥都看不成。”
 鲜少显露面部表情的唐门女子有些许沉默“……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咱俩都好了这么久了,小手儿也摸了小嘴儿也亲了,你要对我负责啊!而且啊,嫁给我可不亏本,咱丐帮多少兄弟从此就不以我为首改成你啦,你让他们上刀山他们可不敢下火海,你让他们揍我他们都不会坑一声的!还有啊我手艺好又抗揍,又能修机关小猪又能当你的练武靶子,还有什么桂花蜜饯金乳酥雪汁炖鸡玉露团只要你说我就能做,白天能逗你笑晚上还能给你暖床!老板!错过这村儿可没这店了哦”
 …她只是想问为什么选这一天来着…却被他意外地聒噪所打断。围观众人的偷笑声虽然入耳却可以忽略,她只是注意到了他紧张到蜷缩的脚趾——冷颜的唐门女子终是缓缓一笑“好啊”


5. #丐唐#

在唐门幽冥渊附近隐蔽的小亭子里休憩的时候,听到了不远处巡逻的同门师妹的声音。
“自从认识了那个丐帮弟子,颜师姐整个人氛围都变了呢,上次偶尔看到师姐在微笑…没想到那么好看(/////)”
“哼!那个丐帮的混蛋最讨厌了!师姐还是酷酷的最帅!都怪他,现在柔柔和和的根本就不像师姐了!”
“……嗯确实是…不过师姐本身其实就很温柔的啦”
“我知道!但就是因为本质温柔外表冷酷才最让人崇拜啊!啊啊啊可恶的丐帮!”

……
本无意偷听他人说话的…却传来了与自己相关的内容。她…变了吗?
“……我似乎被你的崇拜者师妹们讨厌了呢。”
枕在自己膝盖上的男人突然发出了声音,她听出了笑意,知他并未生气。
“你醒了啊。”
“必须醒了啊,毕竟感受到了强烈的'杀气'嘛…”
“她们是开玩笑的。”
“我知道,不过她们说得没错啊,因为有这样无敌可爱的我,你也变得可爱起来了嘛…啊,当然你一直都很可爱哦!从我第一眼见到你那时候就知道你是多么温柔的一个人了,机智如我……”
这个人紧张的时候,就会意外得聒噪。
炮姐垂下头,看着喋喋不休的男人“嗯,我也挺喜欢这个变化的。”
跟他一起,她总是会愈发习惯扬起嘴角,原本只有和爹娘妹妹们在一起才会露出的笑容,现在也分给了他。

丐哥突然噤了声,像是突然被枣核卡住了一样。只是现在没有枣核,只有一个总是不经意投出炸弹的他喜爱的姑娘。他愣愣地看着自己上方的女子,几秒之后,突然用一边手肘盖住脸颊。
……这个家伙,永远看得懂他的心。

“…你脸红了?”
“…”
“为什么突然害羞起来了。”
“…”
“突然不吭声了呢。”
“………”

他不语,然后突然抬起手勾住她的颈子,拉下来,深深地吻了上去。 


6. #羊策#

她见到道长第一眼的时候,他站在长安的闹市上,一身圣洁的蓝白道袍与身旁的纷杂嚷乱显得格格不入。但他似乎一点不在意他人的目光,只是笑着把买来的一大把糖葫芦一一分给围在身边的小乞丐们,也不在意被他们抓脏了衣服。当最后一个小乞丐领到了糖葫芦以后,道长的手中还剩最后一串,他直起身子,便看到了不远处呆呆站着的她。她看着道长的笑容如沐春风,看着他向自己走了过来,看着他停在自己面前弯下身子,将手中最后一串糖葫芦伸向自己“送给你吃,天策府的小姑娘,快些长高哦” 


7. #藏秀#

“嘿…别再跑了好不好”他跑遍了整个秀坊,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这个跟他捉迷藏的姑娘。秀坊弟子的衣服粉粉嫩嫩的,若不是他眼尖,怕是又要错过这漫天桃花中的女子。只是她赌着气冷着脸,一甩手便又要施展那蝶弄足…“等一下啊”慌乱中他丢下重剑便飞身拦上前去,然后一个旋身将她抱在怀中。面有怨色的女子浑身紧绷没有动作,却又老老实实将头埋在他的胸膛“我承认瞒着你上战场是我的错,但是现在,不来抱抱你的心上人吗” 


8.#藏秀#

女子略带烦躁地用笔挑逗着烛火,却奇异地未碰其半分。被折腾得摇曳的火苗并未减轻她心中大石,反而更加升起一股燥热。算算时辰,鼓动的心跳砸出一口气叹出喉咙,伴随着呼吸声一起消失于静谧的夜。

如果非要细究的话,她算是一位写书的先生。没有人规定从七秀坊出来的女子就必须是武林高手加入战场,她便恰恰是向往平淡生活的那一位。人们总是喜爱英雄与勇士,他们的故事向来脍炙人口经久不息。只是凯旋解甲还是将死名城对人们来说并不算特别重要,他们只是靠知道,来满足于为故事付出了情感的自己,顶多再加上几滴眼泪。
而她,便选择做了那个撰写故事的人。

“你这话不对哦。”她的丈夫似乎丝毫没有受她烦躁气息的印象,在一边好整以暇地拭着剑,偶尔凑上来撇几眼憋出来的文字,发表发表自己的意见。

是的,这是一个和平的年代,她很庆幸现在的一切。即使双亲走得早,却也有七秀坊保她再无流离失所,又有身边这个男人,与她相识于藏剑山庄,一身鹅黄占据了她的眼,填满了她接下来的人生——除了他现在的好整以暇。

去他的好整以暇。

“哪里不对!你说!哪里不对?”她忍不住冲他大声吼了起来,在清楚明白自己的莫名其妙之时。声音很像多天以前她不小心踏到了一只小野猫尾巴时的尖锐,夹杂着一点尴尬。

但他连目光也没有分与她一点,只是专注地,小心翼翼地摆弄着湿帕子“英雄与勇士,在你的故事并不是主要吧…我记得,你写的是什么……桂花酥?的时间?”

有温度爬上了脸颊,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刚想要吐出什么却被气息阻隔,末了只剩下灭了火芯的炮竹,干巴巴黑瘪瘪的,与她的嘟囔如出一辙“……是苏的瞬间啦。怎么,你有意见啊!”还不忘记维护自己的骄傲。

“怎么会呢,你忘记我是你的忠实拥护者了?我只是在猜想,你把这段话加上,大概这次是用你自己取材了?”男人的话语带了点溢出来的笑意,只是依然没有看她。收拾好了重剑,他起身置于架子上,然后执起轻剑继续工作“英雄与勇士会被时间遗忘,却用这种方式存在于人们的记忆当中。也许细节会被放大,真相会被消泯,但总会有人在提到他们的名字时大叫一声我知道这个人,这便是说书人,哦不,是像我娘子这样的先生的存在价值了嘛。”

他注意到她的目光投了过来,全心全意的集中在他的身上。这感觉非常不错。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重点,毕竟你的故事里男女情爱才是主线。所以你在犹豫什么?我不认为我们之间的故事还达不到被你改编的程度。”

真讨厌,难道是因为她脸皮太薄,才会听了这么多年他的戏弄依然会脸红。
“不是……我只是,只是……把自己的故事写出来会不好意思啊。而且……马上就要截稿日了,我们的事情那么多,一下子想不出来典型的嘛……”

“哦”她的夫君夸张地应了一声,把轻剑也好生安置,其后便径直冲她走了过来。裸露的上身在烛火下闪烁着诱人的光泽。她愣了一下,差点把笔墨打翻在铺好的薄纸上——她被打横抱了起来,向床铺的方向移动过去。

“这样的话,不如我们现在来创造点新的回忆以供你构思?” 


9.#策花#

醒来的时候便发现自己不得动弹,堂堂天策府男儿的双手竟然被捆在了床边栏杆处。他的第一反应是敌袭被俘,却在花谷女子的身影出现时意识到不对劲。
“你醒啦”屋子光线不好,女子隐在黑暗中的声音显得不怀好意。
“你这是做啥!打仗着呢你还胡闹”他挣扎不开,反倒是前一战留下的伤口又在隐隐作痛。
“不做什么啊…”女子幽幽走上前,有些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突地莞尔一笑,褪去鞋子利索跨做到他身上来。“伤口做了处理不代表痊愈,你还真当自己铁打的啊。将军说了,可以先让你歇息片刻,但我知道你肯定不老实,只能出此下策…”
男人被女子的举动惊得不轻,好不容易想起来反驳,却被女子凑过来的唇堵住了话语。温润的舌尖舔咬住他的唇,甚至主动攻略城池,戏弄着他闪躲的羞恼。总被说木讷的他此刻更是说不出话来,只是敏锐地感觉到她的手开始探索新的领域,与坚定的动作相反,那姑娘满脸的通红和微微颤抖的身躯竟让他在此时有些忘记战事。
……只是,这探索的时间也略微长了一点。
就在他已经不能满足于亲吻之时,女子突然坐起身,不情愿地吐出一句话“……喂,呆子,我解不开你的盔甲。”
像是沸水咕嘟咕嘟炸开的气泡一样,有笑意从他的胸腔蔓延,声音响起时是连他自己都意外的喑哑“……你松开我的胳膊,我来……教你怎么做。”

10.#策花#

她十八岁从万花谷出师并成为天策军医时,那孩子才15岁左右。长了一张比小师妹还可爱的脸,又会撒娇讨人喜,初时她还以为他也是个女娃。营里的人念她刚来,只让她做一些后勤支援,所以当她听到有人谈论“那孩子杀起人来不眨眼”时并不怎么信——并不是认为在战乱年代斩杀敌人是怎样残忍的事,但是会这样腻在她身边玩,一脸天真地笑的家伙,根本不符合嘛。你看“花姐姐,给我讲讲太素九针的作用啦呜呜”“姐姐你看!今天训练结束以后我去草原上采的花哦!好不好看!”“呜哇!师兄的阿黄抢了我的肉包子!讨厌!我要半夜去师兄房外跟阿黄吵架!汪!”

直到后来,营里遭到突袭,她和一些其他的军医士兵被当做俘虏关了起来。大抵已经绝望之际,那孩子,不,已经出落地更加利落的少年一枪斩开牢门,满身血迹却依旧非常可爱地笑“姐姐我来啦!别担心,已经安全了哦”——他的左手还拎着两颗人头。


28 May 2016
 
评论
 
热度(72)
  1. 连逸及時行楽 转载了此文字
© 及時行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