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我的時候,就不要找了吧。
★头像by赭凉
 
 

【剑网三/双唐/BG】炮太X炮姐

CP注意。炮太设定“少年切开是黑的”,如有不适我不负责=。=

————————————————————————


一,炮姐

 

被,被他知道了——

炮姐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按住面具的手渐渐用力。坚硬的面具边缘咯得脸颊生疼,仿佛这便能抑制住心中愈发强烈的冲动——不知道是想要尖叫还是想要杀人灭口的冲动。

 

>>>

 

前夜是她带入门后不久就被冠上了“小天才”名号的师弟的第一次任务时间,将由他二人潜入神策军营盗取密诏。想必是门主认同了她的优秀程度,才会把那个饱受瞩目的少年托付于自己。只是…她早已习惯一人解决所有,并不能确定是否能起到‘引领’的作用。

 

去见门主交接任务之前,师妹们一脸羡慕地在她身边聊天,无外乎什么“好羡慕师姐和他搭档”“小师弟脸很可爱”“不知道小师弟在不在乎比他年龄大的女子”这种话题。

 

说实话,她对于师妹们的兴奋之处并没有太大共鸣。

脸蛋什么的戴上面具谁能知道长什么样呢。况且每年唐家堡都会出现能力卓越的年轻人,他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一瞬间闪过数个想法,她只是把最在意的那一点提了出来“不是搭档,他只是来跟着我学习而已。”她可不希望被拖后腿啊。只是师妹们愣了片刻之后,皆掩口喷笑出来“是是是,就猜到师姐会这么说了。”

 

她们的笑容有一种“拿你没辙”的含义,炮姐摇摇头,不明所以却不甚在意,整好行装,终于正式拜见了自己今晚将要一同任务的少年。

 

>>>

 

也许她就不应该接下这次的任务,不管是任务本身,还是师弟的引领。

 

早在为了保险起见,针对可能会有的追兵而提前出发去布置机关时,那阴云密布的傍晚天便让她途生烦躁。默默加快了手中的动作,本以为还要兼顾小师弟那边,却不想结束操作之后,他那边也接近尾声。她压下心头冒出的赞许,只是将夜晚的计划详细地告知于他——

 

没有把赞许说出口真是太对了,炮姐又一次庆幸自己懒得多说话的性格。

将自己隐藏在夜幕中潜入敌营不久,天就降下了暴雨,隐隐有打闪的预兆。这一点本身就足够倒霉了,却没想到因为之前与霸刀起的冲突,神策一直没有解开戒备,甚至还维持着一堆拙劣的陷阱。于是取得密诏后,无法像平时那般保持游刃有余的她,再加上一个技术合格却缺乏经验的小少年,果然还是惊动了敌军。

 

若她一个人的话,绝对有把握迅速脱离的,炮姐维持着速度。

暴雨阻碍了视线与听觉,还将好好的道路搞得泥泞不堪,接二连三的闪光更是让他们随时处于暴露身影的危险中。终于在一个仿佛要带来白昼般的打闪过后,小师弟因为暂时的视力模糊触碰到了陷阱,他的身形开始不稳,而短时间内无法恢复的视力令他无法好好进行躲避。炮姐咬咬牙,拼命抑制住自己小腿的虚软与双手的颤抖,脚下使力让身体回转之后,冲过溅起的朵朵泥渍,她飞身上前扑住那少年,千钧一发之际避开了从天而降的竹刀。

他们的身体顺势跌下了一边的山坡。

 

有无数尖锐的枝桠与碎石碾过她的身体,她只是下意识地牢牢抱紧少年的后脑勺与后背。当下滑终于停止时,遍布全身的痛楚让她一时难以动弹,然后,那愈发震耳欲聋的闪雷仿佛要劈开天际,她只觉得脑中像是有针刺过,瞬时难以呼吸,就这样渐渐陷入了黑暗。

 

>>>

 

再次醒来之时,她却是已经躺在自己熟悉的寝室了。身上是干净的亵衣亵裤,擦伤也都被用心的包扎好。一时的摸不着头脑过后,她很快取回了前夜的记忆。

那之后发生了什么?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密诏呢?师弟呢?

 

炮姐快速换好衣物,将面具置于自己的颊上——然后便突然意识到,这么一来的话,自己的秘密,那个不想被任何人知道的、那个死都不想暴露出去的秘密,不是被这位小师弟所知道了吗?那个因儿时遭遇,一遇到打雷就会控制不住恐惧与颤抖的,一点不像是唐门精英弟子应有的,令人不齿的弱点。

说不清是尴尬还是懊恼,亦或是羞愤忐忑,无数种让她难以控制的情绪席卷而来。炮姐站起身,像是想好了下一步的行动,刚准备走出去,却与端着早餐突然推门进来的师妹撞了满怀。

 

“呀,师姐,你怎么穿成这样了,受伤就好好休息嘛!”

 

顾不得解释,她拉住师妹“昨晚…我是怎么回来的?这些包扎是……?”

 

“啊~”师妹恍然“昨天是我们突然收到了联系,然后才能赶去支援。小师弟说因为自己的过错打草惊蛇踏入陷阱,是你护他周全还受了伤。大伙儿赶紧把你俩接了回来,然后师妹们帮郎中先生一起给你包扎好的!密诏也不用担心,已经好好交由门主了。”

 

事情看来是办妥了,自己的弱点……似乎也没有暴露给师妹们。

炮姐稍微松了口气,然后拿起盘中的稻香饼,摸摸师妹的脑袋“这个我就收下了,谢谢。”没有注意到师妹泛红的脸颊,她艰难而果断地踏出了房门。

 

 

 

二,炮太

 

他知道了一件,关于师姐的事情。

那个美丽,强大,冷酷的师姐,恐怕谁都没有告知过的事情。

 

知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即使现在想起来也会懊悔后怕到想要惩罚自己。可是能够得知这个,只属于师姐与自己的秘密,却让他的心底冒出丝丝的暗喜。

 

>>>

 

自他13岁进入唐家堡以来,就有一个名字经常萦绕在耳边。

 

师父说他打小资质超凡,一套招式过目便能融会贯通,是块难得的练武奇才。哪怕他再怎么不以此为傲,却也听惯了夸奖。所以在第一次,自己的名字总是与另一个名字一同被提起时,也让他不由地在意了起来。

 

门主第一次带他去练武场时,指着不远处专注于木桩的女子对他说“这就是你的大师姐,我们千机一脉非常优秀的人才,以后凡是有所不懂,你皆可向她请教,不用拘束。”

 

招式优美利落,威力强大,的确能看出她的优秀。只是这一路走来,有不少人皆向门主与他打招呼,却只有这女子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们,这样的师姐,真的可以尽情地去请教吗?

当然,他并不认为自己有会需要去请教的地方。

 

但是后来,他发现,也许门主并没有说错。

 

练武的时候无比专注,休息的时候便会有一群小师姐小师兄围上去,有的是为了请教习武手法,有的只是为了送出亲手做的菜肴,有些资质愚笨的总会花上更多更多的时间去麻烦她,可是他从来没有见她露出过一次不耐的神情。

她只是用着毫无起伏,却无比详细与平和的声音去一遍一遍提醒对方该注意的点。

 

明明说话的时候面无表情,明明不怎么注意周围人的动静——就像是他时常在同一个练武场的另一边展露身手,身边还总是围着大概是被交代要照顾新人而对他多加关照的同门们,她却从来没有留意过。

 

终于有一天,小师姐们在他例常盯着大师姐看的时候,笑着对他说道“大师姐,真的好帅的对不对?”

 

“嗯?”他略微一愣。

 

“我明白的~每次看着大师姐习武,就在想怎么会有那么帅气的女子…啊当然,小师弟你的武功也好好,大概很快就要赶超我们了呜…

 

她们告诉他,别看大师姐总是冷着一张脸,她只是懒而已,懒得关注他人的世界,懒得对无关的事儿做出反应,因为这样的性格,好多师兄们表达好感她都拒绝了。但是一旦同门有了困难,第一个伸出援手并且帮忙解决事情的通常都是她,随口一提的喜好她会记着,不小心闯了祸她会护着你,想要倾诉的时候只要找她有空之时就好,她永远不会不耐烦…

 

……这得是多么一个烂好人啊。

他有点不可思议。

 

“所以啊小师弟,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就去问就好了,不用害羞”小师姐一拍他的肩,对他爽朗一笑。

 

再后来,他因为一个高深的招式总是无法发挥出最大力量而苦恼,不知不觉在练武场留到了最后。困扰许久之后,他听到身后有个声音这么说道“手臂挥出的时候再用上些腰部的力量试试看?”

竟然没有察觉身后有人,他心中一惊。回头却发现大师姐拿出了自己的爱用武器,面无表情的施展了一遍他所苦恼的招式。千机弩迸发出来的、带着银蓝色光芒的强大力量卷起了夜风,掀动了他的短发。

 

她结束了最后一个动作,安静地转过身,衬托出腰身的服饰衬着月光,在少年的双眼中刻下了痕迹。“太晚回去会赶不上明天的晨练的。”

 

他想,那就是他一见钟情的最初吧。

 

>>>

 

然后,他向门主自荐,申请跟随了师姐的任务。然后,就发生了前夜的事儿。

在最想表现自己的人的面前出现了失误,还被她护着周身丝毫没有受伤。跌下来以后他有一瞬间的恍惚,随即意识到,护着自己的这个人悄无声息没了动静。

 

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掌掐住,被暴雨打湿的身体此刻仿佛坠入冰窟。他僵硬了许久,才做得到直起身,翻过她的身体,探一探她的呼吸……

 

还活着。

他仿佛要流出眼泪来。

 

他找到一个洞穴,将师姐安置在那里,然后找到了未被浸湿的木柴,费劲生起火来。放出唐门特有的联络信号后,他终于能够命令自己冷静下来等候。只是之后,他便被她那时不时不寻常的反应吸引了注意力。

一到雷声作大的时候,她就会将自己缩成一团,然后不住地颤抖。

 

他凑到女子的正前方,看着她异常惨白的脸色,渐渐确定了一件事——她在害怕打雷。

和那强大的气场不同,异常可爱的弱点。他想着,心口冒出一股陌生而炽热的感情,像是即将破土而出的小芽。

 

少年又找来了柴火,将火生的更旺。他粗略地用身上仅有的棉布包扎了一下师姐的伤口,褪去自己的衣物和师姐的外衣,放在火堆边烘烤。然后,他躺在她身边,轻轻环抱住她颤抖的身体。

师姐的个头目前依然比自己高,但是,不出几年,他肯定能用更像男人的身材去站在她身边。

 

来日方长。

 

 

三,那之后

 

炮姐气势汹汹地推开了师弟的房门。

 

本来还在犹豫他是否已经去了练武场,但想着先来房间确认一下,没想到还真来对了。不敲门直接闯入他人房间非她本意,但一想到已经发生的这个令人懊恼的事实,她便不由得失去冷静,在回过神之时大门已经轻松地为她开启而来——仿佛在等着她一样。

 

一身劲装整理完毕的师弟看见她也不惊讶,甚至还一扬手中的茶壶,冲她微笑“休息好了吗师姐,要不要喝点茶。”

 

从容不迫地甚至让她产生了怀疑。

 

“……不用了,谢谢。”她沉默了一下“……我是来问问,师弟,昨晚我失去意识之后发生什么了?”

 

“嗯…我找到了一个洞穴,在那里稍作躲藏,然后发射了救援信号。”

 

“那……我,昨晚……”

 

“对不起,师姐,昨晚的一切都是我的失误。我有愧大家对我的赏识,犯了那么低端的错误,还害得你护着我受了牵连。”少年低下头,无比诚恳的的声音中有着浓重的自责与愧疚“只要师姐能够解气,无论要求我做什么都可以。”

 

“啊……不”想说的事情被打断了,炮姐抿了抿唇“我并没有生气,第一次任务你的表现已经很好了,只是天公不作美而已。”

 

“师姐愿意原谅我吗?”

 

看着突然抬起头、用同滚滚一样黑漆漆的眼睛盯着自己的师弟,炮姐不知为何有些无措“我并没有怪过你啊…说起来……那个……昨夜是有打雷吧,我…”

 

“嗯?”少年歪歪头,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凑近炮姐的身边,然后刻意压低声音“师姐是说……你害怕打雷那件事吗?没关系的,那时你在不停颤抖,我就凑过去和你靠在了一起,感觉稍有好转。等救援队来了以后雷声也渐小,我也没有告诉任何人!所以放心吧,这只是师姐和我两个人的秘密。”

 

……果然被知道了。

她蹲下身子,将自己懊恼的面孔隐藏在手掌心下。若是想用这个秘密威胁自己的人,她大可有好几种手段令对方再也开不了口。可是想起小师弟纯真的面孔,她感觉自己无论如何也说不出狠话。炮姐大大叹了口气。

 

“那好吧,答应师姐谁都不要说哦。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她恢复平时的面无表情,想了想,又令自己摆出一张微笑的面孔。只是太过奇怪,她很快就放弃让自己扬起嘴角。

 

她拍了拍小师弟的肩膀,又交代了几句随后面见门主的事情,就这么转身离开了。

她并没有注意到少年眼中一转而逝的惊艳。也没有察觉到,可爱笑颜的师弟在她转身后慢慢消去了纯真,双眼透露出一抹紧盯猎物的目光。

她更不会知道,脖颈的绷带下除了伤口,还有前一夜他悄悄吻下的红印。

 

少年勾起一边唇角。

“师姐……来日方长。”

 

Fin。

18 Jun 2016
 
评论(2)
 
热度(70)
  1. 连逸及時行楽 转载了此文字
© 及時行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