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我的時候,就不要找了吧。
★头像by赭凉
 
 

【剑网三/双唐/BG】炮太X炮姐-第二话

第一话:点我=。=

————————————————————


日子一成不变。训练,任务,唐家堡静谧的暗蓝色天空,偶尔展翅划过天际的群鸟像是预测着江湖动向,自由而难以掌控。

只是对于少年来说,大概就多了那么一件微小而重大的事罢了。

 

师姐有些不对劲,他想。

 

从早上的晨练开始,和往常一样的伶俐招式,和往常一样的漠然神情。休息时间摘下面具,依然好脾气的面对着师妹师弟们,只有练武带回面具时,被他注意到了眼底那一抹难以掩饰的疲惫。

 

在来到唐家堡,注视着她以来,他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的神情。这种疲惫不是对于应对他人的不耐,而是一种,力不从心的困扰。

 

他转头看了看师姐旁边的人,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细微的地方。也是她藏得太好,专注于招式演练的众人恐怕并未多加留意。

 

少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他想了想,放下了武器,迅速考虑好一个理由,然后起身向师姐走去。只是——

 

“师弟。”

有人叫住了他。

是直系的师兄,少年回过头。对方用拇指比划向身后“门主让我带个话给你,说是要你过去一趟。”

 

恐怕不是什么重要的任务,但不一定能保证不费时间。他不留痕迹地蹙了一下眉,朗声对师兄应道“好,我马上过去。”

 

虽然很想自己亲自来,但没有办法,他拽住大师姐身边的另一个师姐,用纯真的声线小声道“师姐,我刚看到大师姐好像动作有点不稳,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哎?”师姐回过头看了大师姐一眼“是这样吗?…我都没注意”

 

“嗯”他乖巧地点头“因为我总是在注意大师姐练武时的动作,所以就察觉到了。”

 

“啊~”对方果然露出了赞许的表情,她拍了拍他的脑袋“大师姐的武艺确实很值得学习啊…我知道了,我去看着师姐!你放心吧。”

 

提点到一个人,至少让万一是在逞强着的师姐能不要那么苛责自己。少年咬咬牙,快速奔向门主的所在地。

 

希望这次的任务能快点结束。

 

>>>

 

等到任务结束时,果然还是过了傍晚。

 

并不是那么困难的任务,只是繁琐了一些。他跑了好几个地方,才找到门主交代的线人,又被老人家缠着说了好一会儿话。多亏这些,回来的时候他几乎将控制机械翅膀的机关拽断,只盼能够再快一点。

 

不知道师姐有没有去休息,以防万一还是先来到练武场看一眼。

少年跑进布满木桩的场地,果然有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只不过,并不是一个人——

 

别系的一个没见过的师兄正在拉着师姐的手臂说着什么,另一只手就要凑上她的腰间,而师姐竟然毫无反应——不,那并不是毫无反应,恐怕是无法顺利地有所反应罢。

 

他几乎没有多想,拿起千机弩就来了一发迷神钉。师兄没有防备,身体果然开始僵直,他冲过去,将真的开始站不稳的师姐拉开,有些恶狠狠地对着师兄说道“你没有发现她在发热吗。”

 

是的,当他握住师姐的手的第一瞬间,他就发现了她身体的不对劲。

 

师姐靠在了他的怀里,只是下一秒就想起身,他暗暗使劲,让师姐的身体倚在他怀中,哪怕那身体还比他高一些。

 

他分不清是本能想要守护喜欢的女人,还是想刻意做给对方看。少年很轻松地抱起了师姐,转身离去,将低沉的怒气留给还不能动的男人“师姐有我来照顾就好了,希望师兄不要再打扰她了。”

 

下次再让我碰见的话,可就不是一发迷神钉可以解决的了。

 

>>>

 

他在生气。

 

可是她一定不理解他的生气。

 

甚至就连这样乖乖地让他抱着也是因为实在没有力气反抗。

 

“……我可以自己走的…”

 

“这种时候师姐只要乖乖闭嘴就好了。”

 

“……”

 

“小师姐没有让你去休息吗?”

 

“……有。”

 

“那为什么发着热还要留在练武场啊!”

 

“……嗯。”

 

“既然难受就不要硬撑着啊!”

 

“……嗯。”

 

“师姐,你到底有没有在听人说话?”

 

“……嗯。”

 

他实在无奈。她不理解他的怒火,可能还有些莫名其妙。殊不知他在多么努力地压抑着自己的担心与嫉妒。

他是很喜欢她这样地依靠着自己,但如果不是因为生病,如果能再有一些觉悟——对于他这个师弟,不是小孩儿而是一个男人的觉悟。

只是现在还不行,他还需要再等等,等到自己更大一点,等到师姐对自己有特殊的意识的时候,他才能让她看到这些丑陋而强烈的感情。如果太快展现自己的占有欲,大概他的结局就只会像是那些被拒绝的师兄们一样——他才不要这样。

 

傍晚的唐家堡显得有些空荡,大概很多人都去进行任务的准备了吧。

他顺利将师姐带回她自己的房间,将她安放在床上“师姐,你可以自己换衣服吗?”

 

见她点点头,他说“那我出去帮你拿药和水盆,你先换衣服好好躺下。”

 

她又点点头,老实地让他有些担心病情的严重。

 

等他很快找到所需物品拿回来时,女子已经换好衣服躺在床上,响起了均匀而略有粗重的呼吸声,脸上还泛着不自然的红。

少年摸摸她的额头,当机立断决定喂她吃药——他的手放在她的脖颈之后,略微抬起她的头,略有汗湿的发划过他的手臂。他将药丸放进她微张的唇内后,将自己口中含着的清水缓缓送入她口内,一口接一口,直到她好好地吞咽下去。

 

少年有股想要加深这个“吻”的冲动,只是他忍了又忍,终究只是舔了舔她湿漉漉的嘴唇“看在你是个病人的份上,我就不做接下来的事情了。”

 

他将浸了冷水的布子叠好,置于师姐额头上方。然后像是讲故事一般,对着师姐呢喃起来,也不管对方早已陷入睡眠。

 

“从前啊,有个少年,他遇见了一个奇特的大师姐。”

 

“那个大师姐,懒得让人不满不说,还总是让别人误会她很冷漠。但其实就是个老好人,这点更让人不满了。”

 

“少年被这个与自己齐名甚至比自己还厉害的师姐吸引,总是默默关注着她,直到她主动向他搭话。”

 

“然后啊,少年就沦陷了……”

 

“可是师姐太懒,如果别人不主动走进她的生活,她根本不会注意到别人的想法,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但是少年决定,一定要让师姐变得没有自己不行才可以。”

 

“只是有时候,师姐太受欢迎,他真的挺不舒坦…而且师姐还特别爱逞强,这更让人放心不下了。”

 

“所以啊”少年将不再冰凉的布子换掉,轻轻触碰了她滚烫的脸颊“快点喜欢上我吧,笨蛋。”

 

Fin。


10 Aug 2016
 
评论(4)
 
热度(36)
  1. 易南风及時行楽 转载了此文字
  2. 连逸及時行楽 转载了此文字
© 及時行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