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我的時候,就不要找了吧。
★头像by赭凉
 
 

【剑网三/BG/男神X你】苏的瞬间-苍云X你

对苍爹下手了!!

———————————————————————————


 #苍爹X你#

 

今晚,你要实施一个,预谋已久的大计划。

 

元宵节,戒备森严的苍云堡也有了一丝热闹的气息,尽管时间短促,但统帅还是应允了小规模的团圆宴。毕竟一晃眼便可能是咫尺天涯,团圆是乱世中最期盼的事情。

 

觥筹交错,花灯笑语。你抓起两大坛酒,笑嘻嘻地凑到了师兄的身边。他正在接下别人的劝杯,一时之间无法顾及你,却是不动声色支撑了一下你蹭过来差点没坐稳的身子。

“师兄……”你没有留意到,只是掩盖了居心的笑颜愈发灿烂。天空中漂浮的花灯的光芒,像极了你记忆中幼时路过扬州看到的年夜。’哐’的将酒坛置于桌上,你对着师兄和同门夸赞道“呀,好酒量啊!来来来今天不醉不归,干了干了!”

 

不醉不归的,当然不能是你。

但是一点不醉,却也不行。

 

师兄好脾气,将你劝过来的酒悉数接受,甚至在你脸蛋染上胭脂红的时候还帮你挡下不少。

……但这不行啊,再喝下去自己都要一头闷到在枕头里了,他怎么还不露醉态呢。

你头有点晕,努力定了定神。 


酒过喉肠,辛辣刺激得你浑身燥热。想想接下来可能要发生的事情,你努力压下不由自主扬起的唇角。

 

不知过去多久,在男人终于轻微拧着眉,双眼露出迷茫,连杯子都拿不稳就要趴倒在桌上的时候,你拍桌而起,扛起他的一边臂膀,对着统帅挤着眼睛喊道“统,统帅,师兄要醉倒了,我先送他回房了!”成功把统帅摇着头的微笑抛在了脑后。

 

是的,接下来,就是你的大计划了。

 

男人安静躺在你的床上,不知是否是因为天生肤白,连醉后晕红都偏淡,不像你。你迷迷糊糊瞅了眼小妆镜,也许是还带着紧张与害羞,你的脸都要红成雪中梅花丛了。

“师,师兄……?”你试探性地唤道,他皱了皱眉,似乎想要翻个身,但努力半天却未成功,仿若连翻身的力气都失去了——到最后也只是舔了舔唇,令呼吸更加绵长。

 

可以了,就是这个状态。

涌上的醉意让你头脑愈加发热。你卸下盔甲,只留下亵衣,然后慢慢爬上床去,跨坐在了他的身上。“师,师兄……你,这个人啊……真是狡猾,总是对我好,却又不进行下一步…你,你不下手,就别怪我先开动了啊……”

像是做坏事前的预告,你大着舌头努力说完了这番话,然后一不做二不休地啃咬上了他的唇,热乎乎的,柔软而湿润。即使没有控制好力度撞痛了自己的鼻尖,你还是满足地呼出一口气。

 

他的嘴唇动了动,你没有在意,吻得更加卖力,晕晕乎乎的大脑只想着让他臣服在你自以为高深的吻技之下。你的双手也没闲着,从他棱角分明的脸颊徘徊到颈部凸起的筋骨,流连忘返——你垂涎了很久的。

很快,你不再满足于只接触这一点的裸露,而是想要向下探索新的领域,只是,他那结实的盔甲恼人地阻挡了你的攻掠。

 

“……搞什么,男人的盔甲这么难解开吗……”你靠在他的颈窝旁边嘟嘟囔囔,困惑地晃着脑袋,额头感受着他动脉的律动,安心又温暖。只不过……手中的一切依然没有进展,你费尽心神,又或许是现在理智全部化为冲动,无法思考,不管怎么摸索,就是解不开这复杂的衣物。

 

不高兴,真是不高兴啊。

现在花前月下,一夜春宵,怎么就能被这种东西阻挡了呢。

 

急躁半响,你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终是一翻身从他身上滚了下来——就一会儿,就休息一会儿就好,等你晕沉的大脑缓一下……

然后,你突然感觉到身边的男人有了动静,衣料摩擦的声音过后,有气息悬于你的上方,很快,炙热的呼吸靠近你的脸颊,你刚才亲自品尝到的柔软的唇瓣再次回到了你的嘴边。他低沉沙哑的声音在你头顶响起,带有一丝无奈与笑意——“看来下次,我得先教你男人盔甲的穿法啊……那既然如此,你这坛酒,我也就不客气了。”



14 Sep 2016
 
评论(4)
 
热度(172)
© 及时行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