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我的時候,就不要找了吧。
★头像by赭凉
 
 

【阴阳师手游/大概是一个系列】2.被偏爱的永远有恃无恐

依然是现代与手游是平行世界设定,跟历史和梦枕貘作品无关!私设很多,可能看一下上一篇会更明白故事线与前提设定:第一话晴尼

以及本篇内出现的某个关键点,来自于微博@ 云雀12345678 太太的画:苏!

以上!吃粮愉快~

CP:酒吞x红叶

       晴明x八百比丘尼

       茨木x萤草

————————————————————————


《被偏爱的永远有恃无恐》

 

01

红叶最近就像是吃了自己的枫叶炸弹,见了他就狠狠剜几个白眼。

 

酒吞童子头都大了,好不容易感觉到关系有所缓和,结果一朝回到解放前。

茨木童子还在他耳边叽叽喳喳“挚友啊!你为何如此愁眉不展!我可以陪你打一架解烦啊!”本来还挺欣慰最近他知道了避嫌,结果关键时候还是如此聒噪。

 

酒吞童子想了想,如他所愿将他揍了一顿。

舒展筋骨之后确实有所发泄,但淤积心头的烦躁依然无法消散。

 

不明白啊。

 

02

脱离邪道的红叶依然无法那么快斩去自己对晴明的依恋。她躲在枫叶林多久,他便守在林边多久。她吞泪饮恨,他屏息忍痛。

 

漫天的红叶飘飘撒撒,从初晨到暮晚。他就倚坐在树边,看着飘落在酒碗里的叶子惹起涟漪,然后将那叶子就着酒一口吞下。干扎的叶子划得喉咙生痛,但这痛他已是无比习惯,还不及心口的万分之一。

 

她的气息他全部能感知到。

他知她狂乱的妖气席卷枫林,也知她心间的悲伤弥漫天空。风夹杂着她的哭声告诉了他一切,他站在原地,握紧双拳,束手无策。

 

直到有一天。

他从浅眠中惊醒,看到女人的身影从枫叶林的深处一步一步走来,然后停在他身边。皱起的双眉不曾舒展,却终于不吝啬于开口“喂,还有酒吗。”

 

他的双拳紧了又紧,终于松开。

很久,很久以前,这枫叶和服的姑娘也曾用这样的嗓音,凑到他身边微笑着问道“还有酒吗”。

 

>>>

 

自那以后,他从吃满十次闭门羹外加附赠几个“滚”之后,终于能有几次不被她拒绝走近她身边的机会了。

哪怕可能只是沉默地喝着酒,哪怕她依然会突然拂袖而去。这依然会令他心情大好,甚至不介意在百鬼夜行露个面,或者奉陪茨木童子打一架。

 

所以现在,这突然的转变到底是怎么回事!?

 

酒吞童子咽下一口酒,努力回想着转变前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坐在晴明家庭院后的湖边,水面倒映着圆月。她倒着他的酒,习惯性晃动着小碗,然后破天荒地开了口,哪怕内容依然是那个男人。

 

“晴明,最近和那个女人越走越近了…”

 

“嗯?哪个女人?”

 

“…………倒酒!”

 

她不答话,只是突然置气般地扔下酒葫芦,然后握着空碗伸到他的面前。酒吞愣了一下,发现自己竟然忍不住想要勾起唇角。

 

那是久违的,喝到最后的一次。

 

美丽的鬼女转身离开前,还抛下一句话“下次多带点过来,你这根本不够喝。”

 

他没有告诉她自己没敢让她喝太多,因为这神酒伴他已久,浸染其中的鬼王妖力会让她承受不住。但他依然点点头,盘算着要不要带点普通人类酿的酒,或者施舍晴明一个式神碎片,让那个世界的阴阳师带点新鲜玩意儿过来。

 

一切都非常顺利,没有任何异常。

但是等他拿着精心准备的东西再次到来时,却又一次吃到了闭门羹,外加一个眼刀和一声愤怒的“滚”!

 

啧。

这可真是,一朝回到解放前啊。

 

03

让红叶突然转变的原因一定是有什么发生在那个晚上。

 

酒吞童子一不做二不休,立刻动身去找了晴明。这次茨木童子没有跟上来,这下更好,终于可以不用被他‘好心办坏事’了。

 

晴明摸着战斗后留在眼圈的淤青,用非——常非——常无奈的声音说道“我真的不知道那晚上发生了什么,难道不是你自己一不小心做了惹她不高兴的事情吗?”

 

“闭嘴”他呵斥“本大爷可没有失忆,也绝不会被你糊弄过去的。”

 

“酒吞大爷啊…”晴明哭笑不得“我是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不要在这么久以后还让我当背锅侠可以吗。”

 

“什么虾?”

 

“啊…没有,我是说,不要让我蒙受冤屈。”他忘了这是八百比丘尼教给他的新词汇。

 

“哼,那就赶紧把原因给我找出来!”

 

“…………那你何不来当我的式神,这样不就能近距离接触红叶了吗?”

 

“现在还说些有的没的,你想找打吗!?”

 

天哪,简直说不通。两个男人的心里同时这样想到。

 

“好吧好吧”晴明先行软化“我去问问那晚在庭院里的式神,看看有没有人知道些什么。酒吞大爷你也别急,下次别再二话不说就来揍人了。”

 

如果不是希望红叶幸福的话,他才不要蹚这趟浑水。晴明想。

如果不是希望红叶开心的话,他才不要跟这个男人接触。酒吞想。

 

>>>

 

那一晚留在庭院里的身影很少,除了总是趴在地藏像旁边打盹的小白和陪着它的二口女之外,还有萤草和来找她的茨木童子。

 

嗯?茨木童子?

 

酒吞看着同样一脸惊愕的晴明,心中掠过一瞬间的疑问。怪不得感觉最近茨木找他打架的次数变少了,看来是有了新目标。但是不对啊,他记得萤草只是晴明家一个资历最老的R级别妖怪,那种程度的小妖茨木两根手指头就能捏死,他这是中了魅妖之术所以对弱者也有兴趣了?

但是这些都无所谓,他拽起晴明,立刻动身去找起了茨木童子。

 

发现那个男人的时候,他正跟在一个蓝色头发拿着巨大黄色枫叶的小女孩身后执着地说着什么。晴明目瞪口呆瞧了好一阵,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那不是我家小草吗?”

 

茨木童子在下一秒察觉到了他们的气息。在看到他的瞬间,露出了和往常一样欣喜的笑容,然后一爪子提溜起女孩儿的衣领,向他们大步走来。虽然在酒吞看来,这小女孩儿已经紧张到要把自己的枫叶梗握断了。

 

“吾友啊!你瞧,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小妖怪。你知道吗,她明明是个R级别的,却不知为何能大量吸取我的妖力,简直匪夷所思!吾友,你放心,只要她答应再和我比一次,我便可以打败她,重新成为配站在你身边的强者。”

 

那种事情怎样都好吧,如果他能低头看一眼,就会发现这个小女娃马上就快哭出来了。

 

酒吞无语了片刻,看着晴明上前抢过萤草好生安抚,终于问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喂,茨木,上次你跑去晴明家找这小妖的那一晚,有没有看到红叶?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茨木童子想了想,然后一脸莫名其妙地反问道“这种事不是问晴明更好吗?我记得那个女人从八百比丘尼的房间走出来了。”

 

04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晴明担心的是红叶有没有对八百比丘尼说什么,酒吞愤怒的是八百比丘尼到底对红叶做了什么。

 

当两个人又气势汹汹杀到八百比丘尼的房间后,迎来了美丽的大姐姐轻声一笑。她倒是不否认,干脆承认当晚红叶是来找过她。

酒吞膨胀的怒气仿佛对她产生不了任何影响,无视晴明冒着冷汗使着眼色的表情,她悠闲捧起茶杯,轻轻啜了一口“她来找我,问我对晴明是什么感觉。我说我当然很喜欢晴明大人了,毕竟以后是要死在他手上的嘛。不过那时我正在看微博,啊,就是我们这儿的那位大人送我的,能连接她的世界的东西,红叶姑娘可能是看到了我在看的画像,气得摔门而出…”

 

“画像?!”

 

听不懂的词汇已经无法吸引他的注意了,他只是迫切地想要知道红叶生气的原因。

 

八百比丘尼点点头,微笑着拿出一个奇怪的发着光的长方块,然后点点划划,将出现在长方块上小小的彩色图像展现给他。

——那就像是一幅肖像画,红发的酒吞童子和白发的茨木童子将萤草围在中间,酒吞童子的手还握在红着脸的小女孩的腰上。

 

八百比丘尼的房间寂静了三秒,然后鬼王愤怒的咆哮声响彻天际。

 

“这到底是什么————————!”

 

 

05

这一晚可真是一场灾难啊。

 

晴明陪着八百比丘尼打扫房间的时候,感觉自己已经流不出眼泪了。

 

酒吞童子大闹了一场,所有的怒吼却在红叶推门而入后戛然而止。不知道她在门外站了多久,也不知道她到底听没听全酒吞童子扯着他的衣领吼出的那些气急败坏的解释。

要是没听见,他岂不是太过可怜了?且不说差点没被酒吞口中的酒气熏死,在酒吞咆哮出声之前还被他快很准地赏了一拳。

 

红叶愤怒地喊了一句“都住手吧”就跑了出去,衬着月光,似乎还含着泪花?酒吞童子狠狠瞪了他一眼也追了出去,这无妄之灾才算是告一段落。

 

啊,好像也不算是无妄之灾哦。

 

晴明转过头,指着自己淤青的眼眶对八百比丘尼说道“你看我,为了式神的幸福可真是拼命啊。”

 

女人笑着摇摇头“晴明大人可真是一个温柔的人啊,你还在愧疚当初阴差阳错对红叶姑娘所造成的伤害吧。若不是想要赎罪,你怎么会避不开他的攻击呢。”

 

晴明愣了半响,感觉心中终是趋于平静。他走近八百比丘尼,将头靠在她的肩上,女人换了个姿势,让他靠得更为舒服,然后用手掌轻轻抚了抚他的头发。

 

“不过,那张图是怎么回事?”

 

“啊~那是那个世界的人们想象着画的哦,很像吧~”

 

“想,想象着……?”

 

“嗯,我觉得很厉害啊,就转发了嘛。”

 

“然后就恰好被红叶看到了?”

 

“嘿嘿,也许是吧。”

 

“……你啊,以为我会信吗。”

 

“被偏爱的永远有恃无恐。”

 

“嗯?”

 

“我是说……你不觉得红叶姑娘,这是吃醋了吗?”


END


 第三话茨草

21 Oct 2016
 
评论(4)
 
热度(104)
© 及時行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