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我的時候,就不要找了吧。
★头像by赭凉
 
 

【阴阳师手游/大概是一个系列】3.得不到的永远在——

CP: 茨木童子x萤草

这是…去年的那个现代与手游是平行世界设定的系列第三话_(:з」∠)_其实去年就已经写好了大半部分,那时候我才三十几级,结果结局一直坑到期末结束才填完。cp是茨草,但更多是从小萤草的角度展开。

第一话晴尼

第二话酒红


题目似乎没有出现在原文中,但其实每个式神或者阴阳师都有个什么得不到的东西——


———————————————————————————————

《得不到的永远在——》

 

01

“哎…”

 

“嗯?这不是小草吗?”

 

“啊……咕咕姐……”

 

“怎么了,愁眉苦脸的。”

 

“其,其实也没什么!”

 

“让我猜猜…难道是因为朣大人又找你谈话了?”

 

>>>

 

萤草最近,陷入了一种强烈的焦虑感当中。

这焦虑,仿佛和天青水碧的平安京不甚相符,却又存在得理所当然。

 

其实,阿姐找她谈话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谈话是私下进行,所以咕咕姐哪怕知道这件事,却也不清楚她低落的原因。而她想倾诉,竟也说不出口。

 

毕竟,连她自己也理不清头绪——

 

她存在的这个世界,有着许多强大的阴阳师大人,而不可思议的是,会有一些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的人降临,他们同样拥有着奇妙的力量,也同样能够拥此尊称。

她们家也是如此,那位大人在某一天突然出现,成为了这个小庭院的另一位主人。和晴明大人一样,这位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阴阳师姐姐也是个对式神非常好,却又显得有些理智到冷漠的人。当年咕咕姐和荒川大叔没来的时候,她算是家里的顶梁柱。觉醒她第一个来,攻击御魂紧着她用,甚至将她弱小的同族奉上,让她第一个升满了技能。商店里有了她的新衣服,阿姐大手一挥买了下来,天天抱着她亲亲捏捏。

 

她是真的很受喜爱吧。连升四星也是,就排在咕咕姐和荒川大叔两位主力后面。面对这样的栽培,她若是个懂事的孩子,就应该懂得在关键时刻挥挥枫叶护大家周全。

 

可是。

可是,问题就在于此。她渐渐发现有什么变化出现在自己身上。恐怕阿姐和晴明大人也渐渐发现了这个变化,所以她才会如此惴惴不安。

 

哎……一切的一切,绝对都要怪那只妖!

萤草转念,愤愤地想着。

 

 

02

事情的起因全部都在于一次妖气封印。

 

晴明大人灵感强,某一日突然发现了茨木童子的妖气,立刻兴冲冲地带上了主力式神们前往封印。只是平安世界位列第二的妖怪实在过于强大,到了最后,哪怕成功削弱了他的力量,比其级别还高的式神却也都被打回了纸人状态,留到最后的只剩下凭着自愈能力保留了最后一点妖力的萤草。

 

晴明大人倒在她身后‘泪眼迷蒙’:小草啊,没关系,毕竟是我百次召唤都得不来的式神,怎么会这么简单败在我手里呢…咱重新来过吧。

 

萤草浑身气力都要用尽,也没有足够的鬼火支撑她进行治疗,但此刻她还是拼着最后一口气挥动了手中的枫叶,带着孤注一掷的拼劲。

 

——叮。

 

眼中的世界已经开始模糊,只有对面大妖怪不可置信的双眼深刻地刺进了脑海。对面轰然倒下,接着她就听到晴明大人惊喜的呼唤,似乎是恢复过来的咕咕姐跑过来抱着她又哭又蹭,座敷递上了鬼火,她深吸一口气,终于有力气给自己治疗了起来。

 

“草啊,不愧是我的好草!”

 

晴明大人摸摸她的头,笑呵呵地把战斗胜利的福利达摩拿了过来,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带有一丝自豪地打了开来——396金。

 

别说晴明大人要晕过去了,她感觉她也要晕过去了。

 

>>>

 

妖气封印中拿不到碎片其实是常有的事,阿姐告诉他们,这在她的世界被戏称为“非”,说晴明大人是个“非”晴明,她是个“非”阴阳师,就如同隔壁家是个运气非常好的“欧”阴阳师一样。

但是,哪怕明白,失望还是难免的。

 

萤草知道阿姐很想要SSR级别的式神,所以也会尽心尽力地去帮助她。

 

只不过自那次之后,自那次之后……她突然像是开发出了什么新的潜能一样,亦或者说是血液中的本能开始苏醒?她只是觉得,那种使用自己最熟练的技能,将对方的妖力吸取过来,同时还能恢复自己一定生命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那种凌冽的爽快蔓延了全身,带来了更加沸腾的战意。

挥手之间,酣畅淋漓。

那热血就像是毒,很快地侵入五脏六腑,让她尝过这种感觉便再也无法忘却,再战多少回合也不会疲倦。甚至仅仅是回想,都会令她冒出一身鸡皮疙瘩。

 

萤草将垂在自己耳边的发丝卷了又卷,叹了一口气。

 

所以,她终是尝到这后果带来的困扰啦——

 

阿姐有时候,哪怕在他们身边也会把一切战斗交给他们自己。往日这种时候,她一直是肩负着大家的信任让大家放心将生命交付于自己的。可是最近,不管是御魂还是觉醒,她经常是听到了阿姐的惊呼才回过神,发现山兔妹妹和小座敷已被打回纸人,而咕咕姐和荒川大叔早已残血,咕咕姐和晴明大人似乎是叫了她好几声,现在已是泪眼汪汪的状态,只有那骄傲的荒川大叔,一边被打还一边不忘嘲讽“哼,真无聊”。

 

她吓出一身冷汗,手忙脚乱想要治疗,却因为没有小座敷的协助而缺少鬼火。虽说很多时候还是能够赢得战斗的,但任谁,都不会喜欢式神消失这种情况吧。

 

阿姐和晴明大人开始频繁地找她谈话了。

 

“小草啊,能不能告诉阿姐,最近到底是怎么了?明明有鬼火,你也没有被控,为什么就是不给大家治疗一下呢…”

 

“草啊,刚才阿姐一眼没看着,怎么把晴明和咕咕都给放生了呢,要不是你雪女姐姐有保护盾,恐怕阿姐会成为寮里第一个三十多级打不过妖怪退治的人啊……”

 

“草儿啊,你以前一直都会抓紧机会给大家治疗的,怎么现在开始放飞自我了呢?”

 

“草啊……你们萤草一族,其实是战斗种族的吗……”

 

阿姐该不会说到点子上了吧?她现在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战斗种族了。

要让她怎么开口,说因为那次茨木童子大人的妖气封印,让她明白了什么叫做战斗的痛快,这不是式神失格吗。

 

所以,所以一定都是那个大妖怪的错。

在阿姐苦口婆心的谈话后,委屈的萤小草自暴自弃地迁怒道。

 

 

03

“哎…”

 

“…是小草妹妹吗?”

 

“啊……二口女姐姐……”

 

“怎么了,一个人躲在这里。”

 

“啊,没,没什么的!”

 

“唔…难道是因为晴明大人最近都没有带你出战?”

 

>>>

 

拥有治愈能力的妖怪绝非仅萤草一族,所以当晴明大人召唤出惠比寿爷爷的时候,激动的阿姐立刻喂给了他好几个红达摩,顺便再次走上了在阴阳寮乞讨惠比寿碎片的日子。

哪怕级别还很低的惠比寿爷爷还无法出战,她依然感觉到了危机感。

 

其实,哪个妖不会对自己的身份有自知之明呢?他们知道被自然界赋予的能力排行在什么级别,不会妄攀高位,却也不妄自菲薄,因为每一种族的能力都是独一无二的。

可是她依然明白自己和惠比寿爷爷所存在的差距,尤其还是这种,连她也开始不懂自己了的时候。

 

二口女歪着头,脑后的大拳头也跟着挠了挠头顶。她憨憨地笑了笑,然后指着自己“没关系啦小草妹妹,你看我现在还停留在三星呢,只是偶尔能够出席鬼王狩猎我就已经很满足了。而且你已经是四星的大妖怪了,只是偶尔不出战,就当做休假吧~”

 

她没办法跟二口女说出自己的忧虑,她也做不到。

就像之前说过的那样,她想几乎院子里的所有非主力式神,都明白也许会有被吞食的那一天。

 

萤草站起身,向二口女鞠了一躬,然后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般,用认真的口吻说道“二口女姐姐,谢谢你,我想,不管怎样还是先找阿姐聊一聊吧,只是自己苦恼也解决不了什么。”

 

二口女似乎是害羞了,她低下头轻微地点了点,露出一个腼腆的微笑。

 

 

只是……这决心还没持续片刻,就被打断了。

 

当她走出后庭的林子时,突然就被如狂风般卷来的妖气包围。强大的妖气像是极寒之处的冰雪,又如岩浆地狱的火焰,铺天盖地地袭来,扼住她的命门。恐惧令她无法抑制地颤抖,但求生的本能却在那一团黑色的火焰吞噬她之时起到了作用,生花的自愈能力保护了她,也成功让她从无法动弹中恢复过来。

 

“哼,这种程度果然不起作用吗。你到底是什么妖?”

 

“这,这句话是我才要问的吧?你到底是……茨,茨木童子大人!?”

 

萤草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狂傲而冷漠的男人,一时之间无法思考。他俯视着她,金色的眼瞳深不可测。

 

“你,呃,您怎么在这儿?这里是晴明大人的家啊…”她感觉自己又开始颤抖了,讨厌,快停下来。

 

“哼,我当然是随挚友而来…啧,重点不在这个,小妖怪,来跟我打一场吧。”

 

“诶?欸…为,为什么要跟大人您打架…”

 

“废话少说,想必你也感觉到了,刚才那一击我根本没用多大的力气,但这次可不会手软了!”

 

“等,等……我拒绝!”

 

喊出这句话大概要费去她多少年的勇气了,萤草想。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像是透明的墙壁,挡住了茨木童子凶猛的招式,萤草被护在其后,随着撞击的声音不自觉地缩了缩身子。

 

“结界?”茨木童子凶神恶煞起来。

 

成为阴阳师的式神有一点好处,便是能够享有来自主人的守护之力。只要不是自己允诺的战斗,唤出拒绝,契约的力量就会自动形成结界,将式神护在其中。哪怕敌人再如何强大,只要靠这以主人为中心的庭院越近,这股力量便愈加无坚不摧。

 

茨木童子气势汹汹地再次靠近,挥动妖爪袭了过来,却被结界的力量震得倒退一步。骄傲的大妖怪哪能允许自己被这么耍弄,他咆哮一声,将全部力量集于手心,爆发出了绝招地狱之手——然后下一秒,被弹回的强大力量击中,一头撞在了身后的树上,晕了过去。

 

 

04

“茨木童子大人,您醒啦…”

 

当她的背后升起如针扎一般的颤栗感时,萤草就知道他恢复了意识。从他晕倒,到她把他拉到林子深处的大石后,还未来得及使出治愈之光,他便睁开了眼睛。

 

“这是哪里。”

 

你看,不愧是大妖怪,连问话都不带问号的,萤草心想,然后老老实实回答“这里是晴明大人家后庭院的林子深处,我感觉让您躺在那种地方好像不太好,万一被谁看到了…”

 

“……!!”

对方的气息有一瞬间激烈了起来,萤草缩起身子,想极力掩藏自己的颤抖。

 

“你把我搬过来的?”

 

这次用上了疑问的口吻,定是不信她能搬得动他吧。其实她也很惊讶的,但大概是跟随晴明大人出战已久,搬动这具高大的身体并没有花她太多的力气。

“……嗯。”

 

“你到底是什么妖?”

 

“……呃,我,我就是萤草啊……”

 

“萤草不是R级别的弱小妖怪吗。”

 

“……是啊……”

 

“那为什么你能在上一次妖气封印中吸取掉我的妖力!?”

 

好吧,她想她知道为什么会被找上门了。

看来上一次的妖气封印带给她的困扰还不止那一点,现在更大的麻烦来了。

 

萤草低着头,将手中的枫叶攥地死紧。

“……大,大概是晴明大人培养得好?”

 

“啧,又是晴明。”

 

对方似乎是接受了这个理由,嘟囔一句便没了下文。萤草犹豫再三,还是硬着头皮问了出来“那个,茨木童子大人,需要我帮您治愈一下身上的伤吗?”

 

不出意外的话,她一定会被这只骄傲的大妖怪拒绝,比如说让他接受一个R级别妖怪的帮助简直是耻辱,比如你在说什么混账话之类的。这样她也算是尽了道义,还可以赶快离开,免得紧张的心就要跳出喉咙。

 

“哼,你来吧。”

 

……她似乎是幻听了。

 

碧绿色的治愈之光照亮周身之时,她还在担心他是否又会喜怒无常。但白发的大妖怪只是捏了捏拳,活动了活动身体,然后再次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睨着她,甚至还伸出那巨大的爪子揪住她的领子拉近自己,再弹了弹被她用来当武器的金色枫叶。

“作为一个区区R级妖怪,你的本领倒是不错。”

 

“……呃,谢谢夸”犹豫了半天的话并没有说完。

 

“所以,果然还是得和你打一架啊!”

 

她就知道SSR级别的妖怪都不能招惹。萤草欲哭无泪。

 

 

05

“哎…”

 

“咦,小萤草。”

 

“啊,八百比丘尼大人…”

 

“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叹气啊,我都感觉好久没见到你了呢”

 

“……呜呜,没,没什么的……”

 

“诶呀诶呀,别哭啊,哈哈,我猜,你是在躲茨木童子大人对吗?”

 

>>>

 

怎么谁都能看穿她的心思啊!

 

萤草哼哧了半天,终于问出了自己的疑问。没想到这一问,竟是打开了八百比丘尼的话夹子。

 

“小萤草实在太好懂啦…最近不是红叶姑娘和酒吞童子大人的关系有所好转吗,结果连带着茨木童子大人跑咱们这儿的次数都多了。我猜小萤草你肯定不知道,朣大人为了让大家沾沾SSR大妖怪的欧气,总是带领R级式神们一起偷偷上去摸衣角的,但每次只有你,一听说酒吞童子大人来了就跑得无影无踪,完全没有参与到这个行动当中呢。”

 

八百比丘尼大人说话越来越像阿姐了,饶是经常听阿姐的论调,也不免要反应半分。

 

“与此同时呢,更让人惊讶的是,茨木童子大人一来就一副坐立难安寻找着什么的模样,若说是因为酒吞童子大人,仿佛又不是那么回事儿。他现在的焦躁啊,还和以前不太一样,现在大有某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啊。”

 

“这么一联想,小萤草到底在烦恼什么不就一清二楚了吗?”

 

完了完了完了,萤草觉得自己要哭出来了。她低下头,咬住自己的下唇努力地想要憋回眼泪。忐忑和没由来的烦躁占据了她脑海的绝大部分,也成功地让她忽略了八百比丘尼恶作剧般的微笑。

 

 

事情还要从那天说起。

进行治疗后的萤草像是更加引起了茨木童子的不解,他开始执著地想要说服萤草来和他进行一场比试。曾经被R级小妖吸干妖气的往事似乎成为了他心中过不去的一道坎,不管萤草怎么解释那次只是恰巧触发了暴击他也不认账。有时候失去了耐心,还会再对着守护结界来上一爪子,然后再被弹得倒退几步。

 

说实话,从害怕,到无奈,到习惯,是一段不长不短的适应过程。有时候茨木童子过来找她时身上还带着伤,于是战战兢兢的她就变成了一边治疗一边听茨木童子渐渐变得多起来的话——

“我受伤了?开什么玩笑。”

 

“哼,这点小伤根本用不着治疗。”

 

“喂,你什么时候才能同意再和我打一场,我无法接受败给挚友以外的任何一个家伙。”

 

“你的能力是根绝攻击力决定治疗量的吧,以一个R级别小妖来说,你锻炼得还说得过去。”

 

“你要去哪儿?没见到我手臂这块儿还有伤吗?你说什么?是我自己说不需要?呵,你这么听话的话怎么不解除结界和我痛快比一场?”

 

萤草无奈地呼出一口气。

明明心中已经在悄悄翻白眼了,却依然无法克制接近SSR级大妖怪时就会发抖的本能反应。上次茨木童子要求斗技的时候,还被寻找红叶大人的酒吞童子大人撞见了,面对两股SSR级别的妖气,她差点就要哭出来。

明明接近荒川大叔的时候都不会啊…难道是因为荒川大叔是家养的?

 

于是终于有一天,在她刚结束治愈之光时,大妖怪一把抓住她的手臂,盯着被这一出搞得不知所措的她半晌,拧着眉开口“这都多久了,你怎么见到我还在发抖?你有那么胆小?”

 

发抖都是因为害怕啊,还能有什么。她这样想着。

 

茨木童子又嚷嚷道“你这样让我怎么牵……”

 

她没听清楚他在说什么,只是突然站起来,打断了他。

 

是的,她一直以为是害怕的。

她一直,以为是自己是在害怕的。

 

每一种生物似乎总是被指出一点之后才会突然意识到什么,萤草在那一瞬间突然就爆发出了一股类似于不满与怒气的情绪,这股情绪甚至促使她用语言抱怨出声——您是茨木童子大人啊,是阴阳师大人们追捧的对象啊,若是未与阴阳师大人缔结契约成为式神,您一个招式大概能灭掉十个萤草同族吧,这样还不值得我害怕发抖吗?

 

但是语毕她突然就意识到,害怕是真的,但害怕的同时,可能还掺杂着一点其他的什么。

 

那大概是,对天生的强者的羡慕,和因不确定自己命运而对其产生的嫉妒。

 

多么丑陋的感情啊。

她因为惠比寿爷爷的到来而害怕被当做粮食喂掉,就像那些涂壁灯笼鬼,和她弱小的同族一样。因为怕自己不再有用而想要变得强大,像是在妖气封印中见到的茨木童子大人那般,那样就会永远被重视吧。

 

明明惠比寿爷爷像太阳公公一样和蔼,会陪大家笑陪大家闹把好吃的偷偷塞给她,明明晴明大人和阿姐对她的好也都没有变过。但她还是陷入了不安当中,不安到连自己的本职都忘了。是因为在乎,所以更加脆弱吗?

 

但她好像弄巧成拙了。

 

看到萤草的眼泪时茨木童子似乎吓了一跳。他把眉头拧成了小山,第一次,第一次在和她的交谈中让话语带上了疏离“我以为你是个有骨气的妖怪的,却不料你自己都不认可自己,呵。”

 

茨木童子离开了。

 

06

“所以你就一听到酒吞童子大人来了就跑,结界突破也推脱不去,就是因为你觉得自己惹到了茨木童子大人并被他讨厌了吗?”

八百比丘尼大人笑得愈发‘温柔’了。

 

惹到茨木童子大人是一回事,觉得自己不配同晴明大人和其他式神们一起出战是另一个原因。自那之后,她终于开始思考反省自己,越来越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失格的式神。

 

八百比丘尼摸摸她的头“可是我觉得茨木童子大人倒是找你找得勤呢?并不存在你说的那种情况哦。”

 

萤草低下头仔细想了想,茨木童子会找自己的原因不外乎打架,嘲讽,或者是……杀妖灭口!?天哪,只是冒出了这个念头就已经让她想要躲到天荒地老了。

 

她鼓起勇气拉住八百比丘尼的手,开口请求道“八百比丘尼大人,您有能够联系到阿姐的方式吗,我有想跟阿姐商量的事儿。”

躲不过,她消失还不行吗。阿姐说过他们无法去到她的世界,那就先让自己待在式神录里也好啊。

 

其实,萤草心里明白,只要不同意,茨木童子大人是无法动成为式神的她分毫的。而她更害怕的是自己隐隐约约察觉到的那一点——她害怕再次看到上次茨木童子那种疏离而冷漠的目光,不知何时,那竟然比黑焰的攻击还要难以承受。

 

八百比丘尼回握住她的小手,手心的温度传达过来,让她稍稍安了心,然后八百比丘尼认真地对她说道“你是想找朣大人让她允许你躲进式神录不出来吗?其实不用这么做的,因为茨木童子大人已经不会再烦着你啦。我没有说吗?他被剥夺了自由,可能再也不会出现了吧。”

 

是的你没有说。

但这不是重点……被,剥夺了自由?

那位位列妖界第二的强者?被剥夺了自由?被谁?

 

萤草愣愣地看着八百比丘尼要她放心的双瞳,喉咙里的声音却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您,您在说什么呢……?他是那么强大的大妖怪,怎么会被,被剥夺了自由呢?”“您,您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不会出现是指被囚禁了吗?”

 

她的声音越来越急促,带有一丝不明所以的轻颤。

 

原本迫切地想要逃离他的身边的念头,突然被强行扭转,一股陌生的忧虑渐渐扩大,盘踞心头。剧烈的冲击让她有些反应不过来,甚至连意识都没有察觉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

 

她只是,只是,不明白而已。

 

八百比丘尼拍了拍她的手要她冷静下来,然后犹豫着,似乎在思考更加委婉的语言“……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但听来找红叶姑娘的酒吞童子大人所言,茨木童子大人受到了惩罚,妖力尽失,恐怕很久都不会再出现了。”

 

自从遇到茨木童子大人以来,心理的变化就像是伏在飞翔的鸦天狗背上一样,忽上忽下。也许她应该是要庆幸的,但她现在只觉得心口好苦。

 

也许再也无法见到那不可一世的狂傲模样,好苦。

 

 

07

原本预想问到茨木童子大人的下落可能会花一番周折,却不想跑去问阿姐之后,她像是终于找到倾诉的渠道一般一股脑儿地说了个痛快。

 

在无尽的哭诉自己有多么非邻居多么欧的让人晕头转向的嘟囔中,萤草总算是抓住了重点。

——茨木童子现在就在新搬来的邻居家。

 

她鼓起勇气,一边在心底默默道歉,一边偷偷摸摸地从阿姐那里溜了出来。

 

进入邻居阴阳师大人家也没有费太大功夫。自认十分老实的萤草没有私闯民宅,而是依然选择了恭恭敬敬地敲门拜访,哪怕心里的焦虑已经要抑制不住。

邻居的阴阳师大人是一位十分温婉的女孩子,她看到萤草,对她的到来不仅没有询问什么,还十分热心地将她迎了进门,甚至不小心将她带到了某个溢出了茨木童子妖气的结界附近。末了,才突然一拍脑袋“诶呀,你瞧我,忘记给你泡茶了,你稍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回来~”

 

这一切顺利得让她心生疑惑,但担忧却令她再也无法安安静静等在这里。她又开始了在心底的默默道歉,然后寻到了这个结界的入口走了进去。

 

这是一片空旷的场地,有些微妙地眼熟。扑面而来的是如同雨后泥土一般的清新气息,萤草忍不住多深呼吸了几下,很快就找到了被关在这里坐在最远处的茨木童子。

 

她在来之前曾无数次复习自己想好的台词,只是临上场心里却又打起了鼓。

 

她想要道歉,为自己丑陋的迁怒。

她想要告诉他,发抖只是因为习惯得比较慢,如果他还能,还愿意再给她一些时间,那她一定能够自若待他如普通友人一般。

但他不一定还会原谅自己。可这也没关系了,她还想对他说,只要他同意,她会拼尽全力帮他逃出这里,一切后果,由她来承担。

 

她并不知道自己这份赤诚而炽热的心是什么。但排除忐忑,这感觉并不让她讨厌。

 

 

“你躲在这儿嘟囔什么?你怎么来了?”

 

突然的声音害她心口一震,半响说不出话来。

 

“怎么,你过来就是为了当个哑巴吗?”

 

浑身散发着不爽气息的大妖怪砰地坐在了她附近。萤草安抚着自己剧烈的心跳,一边竭尽脑汁地想要从一片空白的大脑中挖出点什么,一边懊恼自己竟然没有注意到他走了过来。

 

“我……我是来,来……”她声若蚊吟。

 

“你说什么?”

 

“……我说,我是来……”

 

“晴明没给你吃饱饭吗?”

 

“我是来道歉的!之前的事情都是因为我在迁怒!茨木童子大人您不原谅我也可以!如果你想离开这里,我愿意帮忙!”

 

凭着被激出的一口气挣扎着喊了出来,萤草的脸瞬间变得通红。尴尬与羞愧萦绕在心头,但现实已不许她逃避。她闭上眼睛,准备迎接他的语言攻击。

 

“……哦?迁怒?”大妖怪挑起一边眉,示意她详细讲一讲。

 

没有预想中的嘲讽或是怒吼,萤草再次愣了片刻。只是在他无声的催促下,她不得不硬着头皮开口“其实……起因是因为那一次关于茨木童子大人您的妖气封印……”

 

“不要叫大人。”

 

“什么?”她被打断了。

 

“不要叫我大人,也不许用‘您’,普通的茨木童子就行了。”

 

“啊,呃,好的。”

 

她别扭地重新开始讲述自己的内心。虽然有所抗拒,但她顺从了心底不知何时对他抱有的信任。剖开自己的黑暗面无比艰难,她停顿了几次,终于得以讲完。

萤草微微抬起头看向茨木童子,等着他的怒火。

 

“哼”他果然语气不善“你说这叫丑陋的感情?别惹我笑了。”

“人类尚有弱肉强食一说,更何况我们身为妖。缔结契约成为式神确实是加上了一层道德束缚,但不是抹杀妖的本性。不变得强大,就没法活下去,不管何时都是如此。如果你从头到尾都只是甘于弱小苟且偷生,这才会令我瞧不起你。”

 

萤草呆呆地看着他,不知怎地想起了从前跟着晴明大人去战斗的样子。无数次被击倒,以纸人状态退场,目睹过伙伴的消失,生死一线负隅顽抗,然后穿上新的御魂变得更强。

她又有点想流泪了,但她别过头,使劲地让泪水停留在眼眶。

 

“虽然我不信任阴阳师,但你还不清楚你家那帮人类吗,爱着的式神哪怕是摆设也不会牺牲掉的。”

 

她沉默了好久,终于无声地点了点头。

 

不知从何时起,她的心头结成了一块大石头,悬挂在理智的关头,越来越重,遮住了越来越多的光芒。她懊恼那块石头,却没有打碎它的自信。现在,他只是无意几句便击碎了大石,把光还给了她。从此以后,她清楚这大石还有重新结起的可能性,但她想已经能够凭己之力去打磨它了。

 

“啊,那个”萤草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快速抹了抹眼睛小声开口道“其实,我还想解释一下关于发抖的原因。”

“我,我只是在面对SSR级别妖怪的妖气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本能。哪怕我真的已经不害怕您,呃,你了,但身体就是不听指挥……”

 

“嗯。”

 

“如,如果你愿意原谅我的话……”

 

“你是笨蛋吗?”茨木童子又瞪起了眼“晴明那混蛋没告诉你我之前天天找你吗!?”

 

大概是想告诉她的,只是她一直躲了起来。萤草心虚地缩了缩脖子。但便在此时她终于想起了最重要的那件事。

 

萤草突然转身,急切地来到茨木童子身边,动用妖力检查起了他的身体“对了!我听说你失去了所有的力量,被囚禁在了这里!这是怎么回事?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

 

茨木童子安静地让她的小手和妖力抚过自己的手臂、胸膛,然后愤愤地咬住牙关“不就是现在这样吗,我被这家的阴阳师召唤,和他们签订了契约。现在我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两星式神,还只能待在这个破结界里。喂,你回去告诉你家晴明,让他多把你送过来陪我,这儿无聊死了!”

 

萤草呆愣许久,终于想起回过头看那结界中央的旗子,上面有着四个熟悉的,却被她彻底忽略了的大字——式神育成。

 

 

08

“成功了吗?”

 

“看起来气氛不错诶。”

 

“那就好,不枉我煞费苦心。”

 

“还拉着众人一起配合你。”

 

“嘿嘿,谁让你这个欧洲人召唤了茨木呢。八百比丘尼,回去记得写篇同人发微博啊~”

 

Fin。

 


04 Mar 2017
 
评论(5)
 
热度(58)
© 及时行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