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我的時候,就不要找了吧。
★头像by赭凉
 
 

【银魂/银月】妖魂物语 6

CP:银月

除妖师银X九尾狐月


01-05

回国之前小小更新一则(・ε・●)差不多要到交流感情的阶段了!

走过路过求个评论呀!


——————————————————————————————


06

坂田银时每天都过得很开心。

虽然这么说好像十分不符合自己近似笼中鸟的身份,但他依然非常享受目前的生活。

 

月咏已经不再执着于让他赶紧离开了,从之前那件事来看,他早已身陷某个泥潭,甚至还有可能是她也在的泥潭。虽然他心知肚明是自己主动掺乎进来的,但很明显,他成功了。她担下了这份责任,他便利用了她的心软。

 

那时,月咏带他来到了一座小小的院落。虽然很想问这是什么地方,但疲惫后的安心令他有些提不上劲。银时在心里严肃地唾弃了自己。

她为他包扎的时候,是完全绷着脸认认真真地执行手上的动作。包扎手法娴熟利落,但银时总是感觉心里不痛快,于是强撑着药效袭来,拖长了声调与她搭话「月咏小姐?请问——你的包扎是跟谁学的啊?」

只可惜死神太夫并不领情,还因为盘算着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安身于此而忽略了他。因伤苍白着脸的银时感觉心口中了一支苦无好生委屈,但终是顺从了药效嘟囔几句便睡了过去。

 

这一睡,就睡了整整两天。

再次醒来的时候,屋里静悄悄地一片,他躺在房间中央的被褥上,原本的衣服被整整齐齐叠放在一边。银时坐起身,试着活动了活动身体,发觉已无疼痛感后,终于能够好好打量起这间屋子——一间简单的朴素的,连一点装饰都没有的屋子。他在这里没有看到任何感情,真正如同字面意义上的栖息之处。

 

「醒了吗。」

 

拉开门没走几步,他就看到正在厨房捣鼓着什么的月咏。依然是黑底枫叶的和服,但上面套了件粉红色的围裙,围裙上还缝着几只小兔子。她见银时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倒是显得有些尴尬,不由自主地开口解释「这是……这个房子里就只有这件围裙了。」

 

感谢把这件围裙放在这里的人。

坂田银时面不改色地点点头,只是停顿在那里的身形有些不被察觉的紧绷。

 

他清了清嗓子,说出了醒来以后的第一句话「我这一身睡衣……是你帮我换的?」

 

女人的尴尬再次加深「呃……是。我还没包扎完的时候你就睡着了,为了消毒我只能先擅自为之。不过你放心,我早已舍弃了女人的身份,你完全不必担心什么有的没的。」

 

他猜想她所说的有的没的和自己所想的还不一样,但他聪明地没有吭声。月咏像是为了掩饰尴尬,借着将一边发丝撩至耳后的动作,转而集中于手头的食材。银时的身躯紧绷地更厉害了,如果女人能够读心的话,大概会听到他心中还带着粉红色小花的澎湃的尖叫——

 

「可恶这是什么生物为什么这么可爱啊————!!」

 

 

醒来以后的第一顿饭是月咏准备的火锅。他本来没有抱什么期待的,但扑鼻而来的香味还是令他吃了一惊。

「这些……都是你做的?」

 

女人解开围裙挂在一边,在饭桌前坐了下来「这栋房子只有我住这里。」

 

「哎,这可真让我惊讶了……阿银我感动的时候是会哭的哦。」

 

「哦」她点了点头,从善如流地拿过一盒纸巾。

 

他记忆中的丫头,还是个包饭团会把石头当馅的小不点儿。但是善良的地方依然一点没变。

 

她扯住左手边的衣袖,为他盛了满满一碗,「吃吧,我加了一些有利于伤口恢复的食材进去。」

 

坂田银时在她对面坐下,接过她为他盛好的饭碗,然后又将她手中再次拿起的汤勺和她的碗夺了过来。在月咏皱着眉头疑惑的表情下,他笑嘻嘻地开始为她盛饭。「不是都跟你说了,男人是会突然想做一个绅士的嘛。你的伤怎么样了?」

 

月咏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默许了他的动作。她不以为意地回答道「我本来受的伤就不重,再加上……很快就恢复了。你呢?感觉如何?」

 

能够再次这样平和的,甚至有些温馨的进行一场对话、一场晚餐,他的胸口充满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柔软情愫。他看着她张口咬下他亲手盛进去的丸子,眨了眨眼,也低下头塞了一口进去,果然很好吃。「我刚才抬了抬胳膊,感觉动作一大还是有些疼。」

 

她点点头「毕竟你是人类。你先安心待在这里养伤,关于袭击的事情我会先行调查一下。这里是我自己的房子,位置也比较偏,我忙于巡逻的话会经常不回来,你出入这里的时候记得从后门走,一会儿我会把钥匙拿给你。」

 

「这样像不像金屋藏娇?」银时不要脸地笑了起来。

 

月咏扫了他一眼,依然不理会他的不正经,然后一桶凉水泼了下去「你别安心太早,你为什么总是出现在吉原,为什么会尾随百华的任务,不要以为我不会追究。」

 

男人夸张地伏在桌子上,用别扭的假声嚷道「哎,我重伤刚醒,就要被盘问,犯人也是有权利伤心的!」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几分钟之前你才说你会感动哭的。」

 

坂田银时抬起眼睛,从手臂的上方凝视着对面的女人。她似乎终于被逗乐了,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他想起了『海蒂』那部动画片里爷爷在寒冷冬季的夜晚烤好的奶酪,香甜而温暖,他也许就是为了这而来的。

 

结果,这顿饭真的成为了他们为数不多的、一起度过的时间。

 

月咏很快又要去巡逻了。坂田银时执意送她到门口,听着她对自己不放心的叮嘱:

「我要强调的是,你留在这里也得时刻注意保护自己。袭击发生在吉原,而我的部署竟然一无所知,可见敌人的高明与强大。你在这里虽然是我的势力范围之内,但也许就有我顾及不到的地方。如果……真有个什么万一,到时候我会找位高人好好超度你的。」

 

「人说酒与女人要一并注意,这句话可是太正确了。才这么一会儿,阿银的心就又被捅了一次。」

 

他看到她缓解了面部的冷凝,心中不免觉得惋惜,但他还是把这句注定让她无法安心的警告说了出口「为了感谢你的善意,我也必须要提醒你一句了,月咏小姐。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假装杀了我放我离开了吉原,但第二天一早我就察觉到了跟踪。这只说明了一个问题——你上面的人,并不信任你。」


TBC.

11 Mar 2017
 
评论(5)
 
热度(16)
© 及时行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