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我的時候,就不要找了吧。
★头像by赭凉
 
 

【遇见逆水寒/方应看x你】何以知我心

cp:方应看x你

极限摸鱼。人人都贡献一点糖,这个世界将充满爱。


————————————————————


“爷儿,那丫头回来了。”

彭尖凑到方应看身边,尽最大努力压低了声音。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低声细语,让一边口吐莲花的公公不由自主多看了眼。方应看未抬眸,掩去了一抹兴致,也掩去了隐忍一下午的不耐。

他折扇轻晃,举止优雅地遮去一个呵欠,随即又好似刚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无辜地对朝廷过来的公公笑道:“诶呀,瞧我,听公公的高见听得如此入迷,不知不觉竟过去这么久了。公公所提之事我会重视的,想必公公也累了,今个儿就先行休息去吧。”



换了衣裳步入大厅的时候,那丫头正盯着公公离去的身影兀自思考着什么。方应看没出声,细细打量着她,黑了点,但精神很好,气色也不错,她的腰间还挂着之前自己赠的那块玉佩,他心下欣喜,惊觉心头的震颤遇到她就忍不住激烈了起来,却并不觉厌恶。


待女子转过身,才发现立在身后的男人,她惊叫一声,随即抚着胸口冲他吠:“方应看,你来了就吭一声啊!吓死我了!”

他轻佻一笑,捏上她的脸颊:“我只是没想到,多日不见你竟圆润至此,一时惊愣而已。”没等她再次吼起来,他放开手,心情大好地落座在她身边,然后看着女子摸上他刚才捏过的地方,嘟嘟囔囔“不会吧…我有胖成这样吗…”


她从不像一般女子那样扭捏作态,令他欢喜得很…又心痒难耐。

方应看唇畔的笑意更浓:“那么,这次你又为我带了什么玩意儿?”


自相识以来她第一次送他东西,是她跟着无情他们从大漠回来的事儿。他在轿子内看到她落单,打算上前威逼利诱让她说出查到的线索。自以为是的硬骨头他见得多了,可每次她一脸坚定地拒绝他,他心烦却不觉得作呕。那次他再次用言语将她气个半死,抬腿要走时,她竟然叫住他,递给了他一个布兜。

他挑眉看着她,看她在自己眼前渐渐涨红了双颊:“之前你请我吃了顿饭,我欠你个人情,这是我从大漠带回来的特产,送你。”


人们奉承他的时候,恨不得把天下珍宝捧到他眼前。彭尖打开布兜,里面是几个长相奇丑的橙柑,还未等彭尖发作,他先行把布兜接了过来,盯了半天,嗤笑道:“从来没有人送我这东西,倒也新鲜。”

那丫头狐疑地开口:“…你不拒绝?”

“我为什么要拒绝?”他收起布兜,让彭尖拿上了轿子。“这不是你送我的吗?”

话音未落,他就看到她绽开了一个堪称刺眼的笑容。


大概就是那次的一来一往,让她产生了他脾气很好的错觉。此后不论她跟着神侯府的人从哪儿办案回来,都会记得给他带上那么一两个小玩意儿。有时是一块好看的玉石,有时只是一支破旧的鱼竿,若是带了酒带了糕点,她还会自发自地跑到方府喝上一盅,戒心少到让他生气。

于是又一次,她在神侯府的庆宴上喝到微醺,又带着她的一堆破烂跑来他府上时,他终是耐不住心中一把火,抿唇讥笑:“这些寒酸的东西,你真当我没见过吗?每次都殷勤跑我府上,是你低估了我,还是你想借此引起我的注意?”


她看起来有点迷惑,大眼直愣愣盯着他片刻,才低下头:“原来你不喜欢吗…”

“你不喜欢的话,早和我说啊…”

“我也,不会想着来见你,跟你分享了…”


丫头打了个酒嗝,转身就要往外跑。他愣了一下,身体在大脑下达命令之前就冲上去拉住了她,她单手捂着脸,硬是不看向他。

“你说,你是想来见我才一直跑来?”他问道,见她不理,又软下音调:“我没有不喜欢…只是你一个女子,就从未想过喝了酒后还晚上独自出门有多危险吗?”见她依然不回头,肩膀还微微颤了起来,他心更软,放柔力道将她揽进了自己怀里轻笑:“还是说,你一点也不怕我对你做这种事?”


温香软玉抱了满怀,他总是充斥着阴谋与算计的心竟然无比平静。


他怀里的女子吸溜了一下鼻涕,然后转过身让他看到她干干净净的小脸儿,哪儿有眼泪。她咧嘴冲他笑:“方应看,我就知道你不嫌弃我带回来的土特产!这次是我将了你一军,你认不认输?”

对她的兴致一日大过一日,他心情好到不想去计较她忽略了最重要的那句话。“看来是我轻瞧了你,谁能想到河豚还能假哭呢。不过,要我认输,等你猜得出我真正想要的东西时再说吧。”


打那之后,她是愈加勤快地搜罗小玩意儿往他这儿跑了。这可让他十分期待,她发现他想要的是什么时的模样啊。



“方应看,你发什么呆?”

回过神,这丫头正伸手在他面前挥来挥去。他不动声色地握住她的小手儿,懒懒笑道:“我可没发呆,我只是在想怎么回答你刚才的问题罢了。”

“这有什么可想的?难道是说…这公公来,还真在和你商量什么坏事?”她被转移了注意力,乖乖让他把玩着自己的五根指头。

“你想哪儿去了,你们神侯府如此活跃,这公公来只是替皇上来…监督我罢了。”他把“监视”改成“监督”,心中多了一丝厌恶。“更何况,朝廷中的事儿,什么算坏,又什么算好呢。今日他便是不找我,也会有另外一个人代替我来做皇上想做的事情。”


“方应看…”


他转头,果然瞧她一脸忧心,于是又面露轻佻逗她:“我竟不知,你如此关心我?”见女孩儿红着脸瞪起眼,下意识要抽回手,他默默收拢掌心,确定她的温度停留住以后,才朗声大笑道:“放心吧,我怎么可能连这都应付不过来呢。不说这个了,拿出来吧,你今天带来的土·特·产?”


她带来的东西,他哪会没见过,哪怕没有亲自踏上某个地方,也会有人把那儿的名贵宝物呈现给他。只是他贪看她带礼物回来送他时的芙颜,脸颊红彤彤的,带着期待与兴奋,璀亮的眸子像是天上的星,不掺一点杂质。


“这次的礼物是雪落原的龙井和鹿肉干,我找了当地人说最地道的一家店买的呢!”丫头摆东西上桌,兴冲冲地看着他,就差没把“你快尝尝,是不是你最喜欢的”这一句话写脸上了。

方应看暗笑不止,慢条斯理地尝了一口肉,再品上一口酒,余光扫到对方的目光追随着他的一举一动,于是更加放缓动作,存心吊她胃口。

“酒不错,肉也算有嚼劲,你倒是懂得投我所好。只不过…”


放下杯子,他睨她:“依然不是我最想要的。”

小丫头闻言垮下肩膀,斜眼瞪他:“方应看,你可真挑。我师兄每次收我一块桂花糕都会夸好吃呢!”

他心头那把火啊,呼哧呼哧又烧了起来。方应看目光放肆地扫视着面前的姑娘,勾起一边唇角:“是你自己猜不出来的,我可一点儿也不挑。只不过,你若是再在我面前提起其他男人,我可就要提前向你讨要我最想要的东西了。”



酉时未过,酒已过三巡。方应看差心腹送她回神侯府后,自己坐回大厅原位,把玩起留有女子唇脂的酒杯。

“彭尖。”他唤。

“爷儿,有何吩咐。”

“你道,我对那丫头好吗?”

“爷儿,这当然是绝对好了!”他的属下为他打抱不平。“哪次她过来,您不是立刻遣走他人,就为了等她一聚。在外还对她照顾有加,从未让她受过委屈。”

“是呀,我也觉得我这心意表达得很明显了。”他给手中的酒杯重新倒上酒,就着杯上的粉红印子慢慢抿着:“我这心啊,总是又焦急又兴奋。偏爱她懵懂而娇羞的神情,却又不得不担心着,哪一天我忍不住了,怕是要提前将她拆骨入腹了啊…”


-完结-



写在后面——

关于我想的方应看。

我没看过温先生的原著,所以之前就去查了查方应看的百科和原文片段,然后刚查完就看到了遇逆游戏里无情说方应看对朝廷对百姓绝无二心的截图(…)怎么说呢,我很喜欢方应看目前的剧本,但要我来讲,其实可以不必洗这么白…

游戏里为了恋爱情节做处理改动是理所应当的,但我更希望能保留他黑白境界模糊这一点。比如说,他城府极深,他阴险狡诈野心勃勃,他今日贪权,就以搅乱朝堂为目标小心算计;明日觉得一人对了眼,哪怕是奸臣恶徒也力保他不死。但就是这样的小侯爷,可以因为“我”而有所收敛,当他开始对“我”产生兴趣,“我”便成为了他的枷锁,是他善与恶之间的一线。

所以…以后我如果继续写,可能还是偏向这种设定一点吧……谢谢看到这里。

24 Aug 2018
 
评论(21)
 
热度(330)
© 及时行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