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我的時候,就不要找了吧。
★头像by赭凉
 
 

【银魂/银月】妖魂物语 7

CP:银月

除妖师银X九尾狐月


01-05  06

更!新!解锁新人物!走过路过继续求个评论呀!

——————————————————————————————


他看到她缓解了面部的冷凝,心中不免觉得惋惜,但他还是把这句注定让她无法安心的警告说了出口「为了感谢你的善意,我也必须要提醒你一句了,月咏小姐。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假装杀了我放我离开了吉原,但第二天一早我就察觉到了跟踪。这只说明了一个问题——你上面的人,并不信任你。」

 

07

非要说的话,月咏真的是一个很沉得住气的人。

 

坂田银时发誓他只看到她眉头微蹙,下一秒便恢复了往常的面无表情。她没有回话,非常干脆地转身离去。在那一瞬间,银时的心头涌上几番冲动,差点就要克制不住。他想拉住她,想把她揽在怀里,想用恨铁不成钢的声音来掩饰自己的心慌——不要什么都一个人扛起,来依靠我啊。

 

但是他只是咬咬牙,看着那个背影渐渐远去,像是很久很久以前那样。

 

>>>

 

新的日子还是十分有滋有味的,对于坂田银时来说。

 

他没有忘记自己担负的任务,于是没过多久就开始了说好的光牢审讯。只是,这件事进行地并不顺利。在他放出光牢后他们就发现,封在里面的黑影并不是纯粹的人类,或者任何有肉体的生物,他们更像是一坨由不知名的力量组成的结块。若非符咒的力量限制,恐怕这些凝结的东西早已分解。

他提取出了一些结块的成分封在了另一张符咒中,交给月咏去追影寻踪。可令人无奈的是,只要脱离光牢,这些成分就会很快消失。月咏没有选择交给吉原,而是靠着小部分心腹秘密活动,她的更多精力还要分散给百华的任务,这条线可谓是阻碍重重。

 

不知过了没有进展的多少天,坂田银时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委婉地向月咏试探道,日轮和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女人吸了一口烟,出乎意料地没有回避。

 

「我以为……外界传言地已经很清楚了。」

 

「哈?你是说什么日轮是魔鬼,吉原是三途川之类的话?」

 

「日轮不是魔鬼,但这里确实是三途川……你知道吉原是一个不能用地上法律约束的地方吧。」见他点头,她斟酌着继续说了下去「在这里,吉原主宰者,夜王凤仙的话就是一切。他利用日轮去迷惑高官贵族,又用力量来进行统治与抹杀。」

 

「你是说,传言中不论谁指名日轮都会被剖心饮血,其实是真的?」

 

她沉默了,但还是点点头「是,而且…是我杀了他们。」

 

女人抬起头,用冰冷的双瞳凝视着他。她竖起了一堵墙,想要进行最后的挣扎——她想让他退出,想警告他不要再深入下去了。她主动露出自己的獠牙和尖爪试图恐吓他,你看,我是这么可怕的一个人,指不定什么时候我便会杀了你,现在退出的话还来得及。

 

可如此严肃的时候,银时竟然很想笑。

 

他不会告诉他,他在她看似沉静如海的瞳孔中看出了痛苦与煎熬。他听到了她的挣扎,听到了她的嘶吼。但他只是故作轻松地打了个响指,告诉她「这可真是抱歉了,阿银我还没有老年痴呆,不会相信你刚才所说的。我在焚尸的地方检查过那些死者的尸体,死法有两种,我猜…一刀毙命让其利索离开的是你,而那种极其残忍的剖心就是你说的凤仙吧。」

 

她瞪大了双眼。

 

「而且啊,你让我活下去了不是吗。从你轻车熟路的行动来看,你放过的人也不少吧。是和日轮一起?哎,我就该猜到的。花魁酒席上的熏香是警告,及时收起欲望的总能逃过一劫,我说的对吧?」

 

坂田银时在心底妄想着她听完后能感动地掉泪,然后像Jump里的女主角那样投身在自己的怀里。但他看到,她的神色转为复杂,犹豫半响才叹出一口气「知道这么多,也不会对你有好处的啊……」

 

她依然没有撤下心防。

银时强迫自己想要抱住她的手臂老实待在自己身边,让自己露出吊儿郎当的笑「有死神太夫在,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嘛。」

 

确实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只要她在他身边。

 

这段对话并没有为生活添加什么惊喜,很快就过去了。

「我真的要怀疑你脑袋坏掉了」在她又一次半夜巡逻完毕回到住处,看到家门口等待的他时,终于露出了无奈的神情「每天过着没有自由的生活,你还能这么精力充沛?」

 

「那笼子里的金丝雀也没见就不叫唤了啊,阿银我现在满身‘精力’都无法发泄呢」他笑嘻嘻地凑上去,非常自然地就要牵月咏的手,却不得不在她闪避的动作和怒视中转换话题。「咳咳,我是说,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银时招手示意她进屋,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张符咒,几个手势过后,一个近乎透明的影子被投现了出来。

 

那是一个小男孩儿,一身简陋的浴衣木屐,略显脏兮兮的栗色短发,他似乎是因为接触到光芒而苏醒过来,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因看到坂田银时的身影而大吵大闹起来「喂!混蛋!你把我抓来是要做什么!」

男孩儿扬起小拳头,冲着银时的方向奔过来,却像是被一个看不见的墙壁所阻拦,只能咚咚咚锤着把自己囚禁起来的空气。看来,符咒的光芒所及之处,就是小孩儿能够活动的范围。

 

坂田银时像是要故意气他一样,把那符咒拿得更远「我能抓住你,还能让你打到我不成?你不信?那来试试啊~来啊来啊来啊~」

欠扁的声调果然更加激怒了小孩儿,他咬牙切齿地瞪着男人,瞄了一眼旁边无奈站着的月咏,终于大声吼了出来——

 

「你,你再不把我放出来!我以后一定会抢了你的姘头!让你得不到一点关爱!」

 

……空气中,突然就弥漫起了异样的沉默。

一脸惊讶的女人,一脸忐忑的男孩儿,和一个突然窃喜的男人。

 

坂田银时一点也没有生气,他甚至眯起了眼睛,喜滋滋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什,什么?」男孩儿警觉起来。

 

「你说她是我的姘头?」

 

「……我,我是说了又怎样!」

 

「谢谢你啊!」银时咧开嘴笑,然后转向月咏「没想到,咱俩的关系人家一眼就看出来了呢~」

 

而回应他的,是两只凌厉的苦无。

 

 

「好啦,我给你介绍一下吧。」坂田银时揉了揉被苦无打到的地方,悻悻地讨好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之前告诉过你,我其实有接受委托来这边调查神秘的小孩儿,今天终于被我给抓到了,这臭小鬼,跑得还挺快。」

 

「快放我出去!我要去找我的妈妈!没时间在这里跟你们耗着啊!」

 

「找妈妈……?」月咏放下擦拭苦无的手,有些疑惑地问道。

 

「对啊就是……啊!好狡猾!你差点骗我说出来!我才不要告诉你们呢!」

 

两个大人无语了片刻,月咏转向银时「你是什么打算?」

 

「唔……虽然说和我们被袭击的事情可能没什么关系。但但凡百华的任务,他都会偷偷摸摸地跟着,所以我想,这小鬼一定不像他的外表一样那么简单。」


09 Apr 2017
 
评论(5)
 
热度(16)
© 及時行楽 | Powered by LOFTER